據工人日報報道,為指導用人單位和勞動者依法規範訂立電子勞動合同,人社部近期組織編寫了《電子勞動合同訂立指引》,明確用人單位與勞動者訂立電子勞動合同的,要通過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平台訂立,確保勞動者可以使用常用設備隨時查看、下載、打印電子勞動合同的完整內容,不得向勞動者收取費用。

  指引明確,電子勞動合同指的是用人單位與勞動者按照勞動合同法、民法典、電子簽名法等法律法規規定,經協商一致,以可視為書面形式的數據電文為載體,使用可靠的電子簽名訂立的勞動合同。

  人社部有關負責人表示,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平台要通過現代信息技術手段提供勞動合同訂立、調取、儲存等服務,具備身份認證、電子簽名、意願確認、數據安全防護等能力,滿足真實、完整、準確、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等要求。

  根據指引,用人單位要提示勞動者及時下載和保存電子勞動合同文本,告知勞動者查看、下載電子勞動合同的方法,並提供必要的指導和幫助。電子勞動合同經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簽署可靠的電子簽名後生效,並應附帶可信時間戳。同時,電子勞動合同的儲存期限要符合勞動合同法關於勞動合同保存期限的規定。

  值得關注的是,指引鼓勵用人單位和勞動者使用政府發布的勞動合同示範文本訂立電子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未載明勞動合同法規定的勞動合同必備條款,或內容違反法律法規規定的,用人單位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後,用人單位要以手機短信、微信、電子郵件或者APP信息提示等方式通知勞動者電子勞動合同已訂立完成。勞動者需要電子勞動合同紙質文本的,用人單位要至少免費提供一份,並通過蓋章等方式證明與數據電文原件一致。

  “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平台要留存訂立和管理電子勞動合同全過程證據,包括身份認證、簽署意願、電子簽名等,保證電子證據鏈的完整性,確保相關信息可查詢、可調用,為用人單位、勞動者以及法律法規授權機構查詢和提取電子數據提供便利。”這位負責人表示。

  此外,為確保信息安全,指引明確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平台要建立健全電子勞動合同信息保護制度,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傳輸、提供、公開電子勞動合同信息。未經信息主體同意或法律法規授權,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平台不得向他人非法提供電子勞動合同查閱、調取等服務。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人社部發布電子勞動合同訂立指引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人社部發布電子勞動合同訂立指引

值得關注的是,指引鼓勵用人單位和勞動者使用政府發布的勞動合同示範文本訂立電子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未載明勞動合同法規定的勞動合同必備條款,或內容違反法律法規規定的,用人單位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後,用人單位要以手機短信、微信、電子郵件或者APP信息提示等方式通知勞動者電子勞動合同已訂立完成。勞動者需要電子勞動合同紙質文本的,用人單位要至少免費提供一份,並通過蓋章等方式證明與數據電文原件一致。   “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平台要留存訂立和管理電子勞動合同全過程證據,包括身份認證、簽署意願、電子簽名等,保證電子證據鏈的完整性,確保相關信息可查詢、可調用,為用人單位、勞動者以及法律法規授權機構查詢和提取電子數據提供便利。”這位負責人表示。   此外,為確保信息安全,指引明確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平台要建立健全電子勞動合同信息保護制度,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傳輸、提供、公開電子勞動合同信息。未經信息主體同意或法律法規授權,電子勞動合同訂立平台不得向他人非法提供電子勞動合同查閱、調取等服務。

據澎湃新聞報道,7月16日,澎湃新聞從廣州市市場監管局獲悉,該局公布2021年第二批(13個)虛假違法廣告典型案例。其中兩家公司因發布與捐卵女孩、代孕媽媽、海外試管嬰兒有關內容,構成發布違背社會良好風尚廣告的違法行為,分別被罰60萬元、45萬元。

  廣州九凝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當事人自2020年7月始至案發時止,通過網站宣傳推廣赴泰生子咨詢事宜,並在網站內出現“篩選X.Y生男生女隨心所欲 只需6.8萬元,不成功退全款”“85萬零風險包成功”“充足優質的代媽與卵源”及捐卵女孩、代孕媽媽相關資料介紹等內容,並杜撰“南方39生殖中心”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九條第(七)項的規定,構成發布違背社會良好風尚廣告的違法行為。2021年3月19日,廣州市花都區市場監管局依法對當事人作出責令停止發布違法廣告,罰款60萬元的行政處罰。

  廣州市泰孕健康咨詢有限公司當事人自2019年始至案發時止,通過“廣泰孕海外”“廣州市泰孕健康咨詢有限公司”“泰國康民國際醫院中國華南總部廣州廣泰孕”網站和微博發布含有“供卵供精泰國試管嬰兒服務”“海外試管嬰兒可供卵捐精、生男孩、雙胞胎、龍鳳胎”等字眼的廣告,宣傳國外醫院的試管嬰兒醫療技術並提供供卵供精、代孕等試管嬰兒中介服務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九條第七項的規定,構成了發布違背社會良好風尚廣告的違法行為。2021年6月30日,廣州市番禺區市場監管局依法對當事人作出責令停止發布違法廣告,罰款45萬元的行政處罰。

  此外,廣州市市場監管局2021年第二批(13個)虛假違法廣告典型案例中,有一家公司因涉及代理違法廣告行為,被罰101.84萬元。消息稱,廣州億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當事人於2019年6月至2020年7月期間,代理發布“佰歲邦足療機”家用電器廣告、“倍力邦按摩椅”家用電器廣告、“蜂如寶蜂巢蜜”食品廣告,上述商品的廣告內容使用了易與藥品、醫療器械相混淆的用語,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十七條的規定,構成代理違法廣告的行為。2021年4月13日,廣州市越秀區市場監管局依法對當事人作出責令立即停止代理違法廣告行為,罰沒101.84萬元的行政處罰。

  據了解,上半年,廣州市市市場監管系統累計查處各類虛假違法廣告案件156宗,罰沒額1978萬元,移送司法機關1宗。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嚴打證券違法 加大刑事懲戒力度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
發代孕廣告,廣州一公司被罰60萬

發代孕廣告,廣州一公司被罰60萬

據澎湃新聞報道,7月16日,澎湃新聞從廣州市市場監管局獲悉,該局公布2021年第二批(13個)虛假違法廣告典型 […]

據中國證券報報道,7月18日,“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一度登頂微博熱搜。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近期審結一起“微信自動搶紅包”有關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法院最終認定掌上遠景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掌上遠景公司賠償騰訊經濟損失450萬元及合理支出約25.4萬元。據悉,該款應用自2018年推出以來,多平台累計下載量達6747.6萬次。

  無獨有偶,上海浦東法院7月17日公布了10起互聯網不正當競爭典型案例,事涉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知名互聯網企業。而這背後,均與2017年修訂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密切相關,該法的第十二條專門就規制網絡環境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問題作出規定。

  曾要求賠償5000萬元

  根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官微京法網事消息,掌上遠景公司開發並運營了一款名為“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簡稱涉案軟件),該軟件可以使用戶在“微信”軟件後台運行的情況下自動搶到微信紅包,並且設置有“開啟防封號保護”應對“微信”軟件的治理措施。

  2019年4月,“微信”軟件的開發者和運營者騰訊科技公司、騰訊計算機公司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將掌上遠景公司和卓易訊暢公司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騰訊方面當時請求法院判令,立即停止開發、宣傳、運營“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立即停止提供“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下載服務並停止對該軟件進行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5000萬元等。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理查明,涉案軟件將自動搶紅包作為其核心功能進行推廣,不僅嚴重損害騰訊公司經營利益,亦威脅“微信”軟件用戶個人權益;涉案行為持續時間長,下載量、用戶規模較大。涉案軟件在OPPO軟件商店、PP助手、“豌豆莢”、華為應用市場、百度手機助手、酷派應用商店等安卓應用分發平台的下載量總計超過6747.6萬次。

  判決顯示,掌上遠景公司開發並宣傳、運營涉案軟件行為雖未被明確列舉於《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第二款前三項之中,但應屬第十二條第二款第四項和第二條所規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指出,從主觀狀態來看,深圳掌上遠景公司在涉案軟件中推出“防封號功能”對抗二原告的治理措施,可見其主觀惡意明顯,且至其被起訴後仍未立即停止涉案軟件的運營。綜合以上因素,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酌定深圳掌上遠景公司應當支付的賠償數額為450萬元。

  《反不正當競爭法》發威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我國互聯網技術發展迅猛,互聯網產業規模逐年擴大,互聯網領域內的創新非常活躍,新技術和商業模式層出不窮,行業內的競爭也異常激烈,自然帶來了諸多新問題。

  2017年修訂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專門就規制網絡環境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問題作出規定,俗稱“互聯網專條”。“互聯網專條”在第二款前三項中列舉了互聯網領域典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並在第四項設置了兜底條款,使條文本身更加周延,能夠應對層出不窮的新行為、新模式。

  上海浦東法院公布了10起互聯網不正當競爭典型案例。其中,包括全國首例涉App喚醒策略網絡不正當競爭訴前禁令案-支付寶與斑馬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行為保全案。

  上海浦東法院指出,涉案被申請人斑馬公司通過設定與申請人支付寶公司相同的App喚醒策略以增加用戶訪問量,該行為不正當地阻礙了申請人“支付寶”App在iOS系統內的正常跳轉,嚴重干擾了其支付服務的正常運行。在“雙十一”特定期間,由於交易量的顯著增長,涉案行為造成的損害也將被放大。若不及時制止,可能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該案採取的訴前行為保全措施迅速、高效地制止了針對支付寶應用正常調用的技術干擾行為,尤其保障了“雙十一”期間支付寶用戶及商家的交易和支付安全,同時也淨化了互聯網環境的公平競爭秩序。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台籍大陸律師-《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迎修訂,遏制大數據殺熟意義大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
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

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

據中國證券報報道,7月18日,“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一度登頂微博熱搜。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近期 […]

  “5分鐘帶你看完一部大片”,合法嗎?近日,中國電視藝術交流協會、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等70多家影視傳媒單位和企業發布聯合聲明,對網絡上出現的公衆賬號生產運營者針對影視作品內容未經授權進行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行為,將發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維權行動。聲明同時呼籲,短視頻平台與公衆賬號生產運營者提升版權意識,避免誤入侵權泥潭;呼籲社會各界對侵權內容予以舉報、删除、屏蔽,形成“先授權後使用”的良好行業生態。

  近年來隨著自媒體和短視頻平台的高速增長,短視頻成為互聯網知識產權侵權高發地帶,熱門電視劇、綜藝節目、院綫電影更是被侵權的“重災區”。12426版權監測中心發布的《2020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顯示,僅2019年至2020年10月間就累計監測疑似侵權鏈接1602.69萬條,獨家原創作者被侵權率高達92.9%。專家指出,5G時代來臨,短視頻產能將進一步釋放,創作者和網絡服務商必須嚴格遵守相關法律法規,尊重并保護版權,才能營造出健康的短視頻產業發展環境。

熱門電視劇、綜藝節目、院綫電影成為被侵權的“重災區”

  近年來,我國短視頻行業發展迅猛,短視頻因碎片化、趣味性等特點受到越來越多網友的喜愛。據最新統計,中國短視頻用戶規模達到8.18億,占網民整體的87.0%。在各大短視頻平台上,專業從事影視素材“搬運”的賬號層出不窮。只要在短視頻平台隨便檢索一部熱播影視劇,都會出現大量重新剪輯搬運後的短視頻。電視劇《山海情》熱播時,一些視頻賬號將每集精華內容剪輯合并,以“合集”形式發布在某短視頻平台上,總播放量過千萬;某博主將電視劇《覺醒年代》剪輯成數段短視頻發布,該賬號上傳的作品集全部由各類影視劇截取而成。

  相關監測數據顯示,熱門電視劇、綜藝節目、院綫電影是被侵權的“重災區”。從短視頻侵權量排名前10的電視劇來看,《人民的名義》短視頻侵權量26.93萬條,《甄嬛傳》短視頻侵權量26.11萬條,《亮劍》短視頻侵權量17.67萬條。記者發現,在某短視頻平台上,十餘個影視類賬號將《人民的名義》原劇每集壓縮剪輯為幾分鐘的“精華版”,以“全集”“集錦”“合集”等形式發布,播放量少則兩三百萬,多則千萬甚至過億,均未標注視頻來源。

  因為侵權問題,一些網絡服務商還曾與影視公司對簿公堂。2019年3月8日,“華數手機電視”App擅自播出電視劇《花千骨》的56個片段,總時長約200分鐘,法院判決華數公司賠償愛奇藝經濟損失10.5萬元。2019年8月,“圖解電影”軟件未經許可提供電視劇《三生三世十裡桃花》連續圖集,法院判決該軟件運營方賠償原告經濟損失3萬元。除短視頻外,與之相關的音樂、圖片等領域的侵權糾紛案件也頻頻發生。2021年1月11日,快手App因提供《千與千尋》《阿麼》歌曲使用,用戶通過該平台拍攝視頻時可以選擇上述歌曲作為視頻背景音樂,法院判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賠償原告華宇世博音樂文化(北京)有限公司經濟損失。

  2021年4月9日,53家影視公司、5家視頻平台及15家影視行業協會發表聯合聲明,對影視作品內容未經授權進行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行為發起維權行動。專家指出,“搬運”是指將他人制作的短視頻直接下載到自己的賬號裡,并在短視頻平台上進行傳播;“切條”是指將原本完整的影視劇長視頻分割成一條條短視頻,在綫進行分享、傳播等的行為,甚至造成“短視頻追劇”現象。SMG版權資產中心副主任姚嵐秋認為,這些行為不僅侵犯了影視作品權利人的複制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等合法權益,某些短視頻還以混剪取代全篇,損害影視作品的完整性、曲解影視作品內容的主旨原意。“影視創作者的原意被任意剪輯的短視頻歪曲,甚至產生南轅北轍的歧義,打擊了原作者的創作積極性,將影響影視行業的長遠發展,破壞影視行業的健康生態。”

多管齊下,營造風清氣正、合法合規的短視頻創作環境

  在短視頻領域,法律維權者面臨著界定難度高、取證周期長、追究責任難等痛點,如何厘清平台在侵權過程中的責任也是維權難點之一。我國2006年出台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中引入“避風港原則”,參考國際通行做法,構建“通知-删除-轉送-反通知-恢複”的網絡著作權侵權處理流程。同時,《條例》引入“紅旗原則”,即網絡服務提供者在“知道”或“應當知道”服務對象提供的作(制)品侵權的情況下,未主動删除或斷開鏈接的,仍構成侵權。

  據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教授陳紹玲觀察,近年來版權保護環境大為改善,幾乎所有平台都不存在未經授權的熱門、完整影視音樂作品,相關短視頻被傳播平台盡可能地壓縮到了有限時間之內。但隨著新型網絡傳播形式的出現,基於合理適用規則的複雜性,僅靠網絡服務商來界定短視頻是否侵權,存在著一定難度;法律實踐過程中,“紅旗原則”在短視頻領域的適用難度也非常大。現有的法律規則誕生於長視頻侵權泛濫的時代,對短視頻的適用存在難度。“網絡服務商必須守土有責,通過鑒別視頻時長、監控分類分區排行、嚴格執行‘通知-删除’等方式,盡最大努力過濾明顯的侵權行為。”陳紹玲說。

  專家認為,“避風港原則”的產生有其歷史的合理性,但目的并非限制和減輕網絡服務商應當承擔的侵權責任,更不是在版權保護領域開辟一個不受管轄的“盜版避風港”。部分平台存在“默許侵權者使用,坐等權利人通知删除,甚至延緩删除”等濫用“避風港原則”的現象,應引起有關方面的重視。

  目前,我國正在不斷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協同各短視頻平台嚴格監管、把關,保護原創作品、保護影視創作人員的創作熱情。2018年,國家版權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信部、公安部聯合開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劍網2018”專項行動,明確指出,未經授權不得直接複制、表演、傳播他人影視、音樂、攝影、文字等作品,不得以用戶上傳為名、濫用“避風港”規則對他人作品進行侵權傳播。去年的“劍網2020”專項行動中,四部門開展了視聽作品版權專項整治,嚴厲打擊短視頻領域存在的侵權盜版行為,嚴厲打擊通過流媒體軟硬件傳播侵權盜版作品行為。

  2020年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進行了第三次修訂,并將於今年6月1日施行。其中,“電影作品、電視劇作品及其他視聽作品”“電影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統一改稱為“視聽作品”,為短視頻等新類型網絡作品提供有力的法律保護。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著作權法》的修訂有助於減少劣幣驅除良幣的現象發生,而各大短視頻平台應當在版權保護的過程中主動“站好崗、放好哨、把好關”。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數家主要短視頻平台正積極制定相應規則制度,進一步監督約束并糾正侵權行為,營造風清氣正、合法合規的創作環境。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台籍大陸律師-《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迎修訂,遏制大數據殺熟意義大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
打擊“盜版避風港”,短視頻侵權該終止了

打擊“盜版避風港”,短視頻侵權該終止了

  “5分鐘帶你看完一部大片”,合法嗎?近日,中國電視藝術交流協會、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等70多家影視傳媒單 […]

  一場本該於6月22日結束的司法拍賣因為叫停引發關注,原因是拍賣物“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價格從80元被炒到了8732萬。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瀏覽阿裡司法拍賣網站看到,由於“拍品與實際競拍價格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炒作與競價行為”,“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的拍賣已經中止。

  6月21日下午拍賣的這張青眼白龍紀念卡牌,原本屬於一名“95後”——張雨傑因涉嫌貪污罪,於2020年4月29日被天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同為張雨傑被拍賣的標的物,評估價50元的U盤在拍賣中被炒到了3.98萬元,也因“拍品價值與實際競拍價格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抬價的行為”拍賣被中止。

  “如果評估拍賣物的價值比較低,就容易出現(惡意出價的情況),這種情況未必是有組織的,更可能是一些人出於開玩笑的目的導致的。另一方面,這種行為算阻礙拍賣的行為,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況對行為人罰款拘留,若情節比較嚴重,比如蓄意破壞,可能會承擔刑事責任。”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趙虎告訴貝殼財經記者。

青眼白龍卡牌值多少錢?法院:真偽難辨100元 有賣家標價20萬

  被拍出8700萬天價的這張游戲卡牌是什麼來頭?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了解到,青眼白龍卡牌是日本動畫片《游戲王》的經典形象,其與另一張卡牌“黑魔導”是《游戲王》動畫片中兩大主角的招牌怪獸卡,在粉絲心中有著極高的地位。在漫畫及改編動畫世界觀中,這張卡世界上只有四張,屬於超級稀有卡。

  公開資料顯示,“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是《游戲王》20周年之時官方發行的紀念卡,全球限量發行五百張,以純金打造而成,2019年曾以標價20萬日元(約合1.175萬人民幣)在官網進行抽選販賣。

  6月22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日本相關電商網站檢索發現,有賣家以358萬日元左右的標價出售“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折合人民幣約21萬元。這樣看,此次司法拍賣被中止時的價格已經遠超該標價。

 但需要注意的是,法院“標的調查情況表”介紹,該卡牌“使用年限不明,長久未使用,無任何配件及說明書,此標的為二手物品。(品牌真偽不詳,僅供參考,以實地看樣為准)”由此,法院對該卡牌的評估價僅為100元,一拍價僅為80元。

  競買記錄顯示,6月21日起拍後短短32分34秒,就有2105人出價拍賣,最後一名競買號為Y8745的出價人開出了高達8732.6098萬元的價格。

  “還有24小時才結束,很多人想著肯定輪不到自己是最後一個,就瞎起哄。”有青眼白龍貼吧的網友表示。

  此次拍賣的處置單位為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貝殼財經記者發現,截至拍賣中止,此次拍賣共有1.8萬人報名,7.7萬人設置提醒,242.75萬次圍觀,競買記錄2105次。

天價卡牌背後的95後主人:貪污存量房托管資金近7000萬 U盤又被炒到近4萬

  公開資料顯示,6月21日下午拍賣的這張青眼白龍紀念卡牌,原本屬於一名“95後”。

  根據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滁檢二部刑訴〔2020〕8號),被告人張雨傑1995年生於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區,因涉嫌貪污罪,於2020年4月29日被天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據調查,張雨傑在滁州市某存量房資金托管崗位工作期間,利用其填寫托管協議、開具資金托管憑證和收取買房托管資金等職務便利,采取收取托管資金不入賬直接侵吞、偽造收款事實利用單位賬戶中公款支付其個人買房費用、虛構買房事實騙取單位公款等方式,多次貪污存量房托管資金計6993.25萬元。

  如2019年1月和2月,張雨傑利用職務之便,以其時任女友周某某的名義購房,在未繳納購房款的情況下,開具虛假的滁州市存量房交易資金托管憑證,并根據虛假托管憑證侵吞托管資金260萬元、390萬元。

  除青眼白龍卡牌外,張雨傑用貪污款購買的大量“奢侈品”還包括海南黃花梨手串、紀念鈔、名表、鍍金鑲鑽PS4手柄、五億限定版PS4Pro主機、《戰神4》限定版PS4Pro主機等游戲機產品。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上述部分物品已經被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掛上拍賣網站。一些已經拍賣成功,如評估價3萬元,一拍價2.1萬元的勞力士黑面手表在競買53次後,最終以4.95萬元價格成交。

  值得注意的是,同為張雨傑被拍賣的標的物,評估價50元的SanDisk牌U盤的拍賣情況再次上演了青眼白龍卡牌拍賣的“劇情”,該次拍賣有209人報名,30萬次圍觀,競買1186次後價格被炒到了3.98萬元,最終因“拍品價值與實際競拍價格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抬價的行為”拍賣被中止。

房產無人出價 低價物“扎堆”報名 律師:阻礙拍賣或擔刑責

  價格炒到8732.6098萬元後,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決定中止拍賣。

  對此,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趙虎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法院司法拍賣押金一般是起拍價的5%-20%,在此次事件中,該卡牌的起拍價不算太高,押金很少,但最後卻出現了不正常的高價,這種情況可能是在惡意炒作或者惡意出價,以至於影響了拍賣的成功,後續即便有人拍到了有可能也不會付費。這種情況下,基本上會流拍。“很多網友就是花了少部分錢在那裡競價,這是一個不正常的情況,影響了拍賣的正常進行。”

  貝殼財經記者瀏覽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拍賣標的物發現,標的物中有不少房產、商鋪等,評估價多為幾百萬元,但幾乎所有的房屋拍賣都無人出價。而一些價值較低的拍賣物,如眼鏡、手機、拉杆箱等則有多人報名。如評估價1元的照相機拍賣有281人報名,評估價35元的眼鏡有30人報名。

  在趙虎看來,房屋等起拍價比較高的拍賣物一般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它起拍價高,押金也高,很少有人冒著損失押金的風險出高價,因為如果中了不履行押金就沒了。但如果評估拍賣物的價值比較低,就容易出現(惡意出價的情況),這種情況未必是有組織的,更可能是一些人出於開玩笑的目的導致的。”

  “根據民事訴訟法,這種行為算阻礙拍賣的行為,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況對行為人罰款拘留,若情節比較嚴重,比如蓄意破壞,可能會承擔刑事責任。”趙虎表示。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台籍大陸律師-《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迎修訂,遏制大數據殺熟意義大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
游戲卡牌被拍到8700萬,U盤近4萬,律師:阻礙拍賣或擔刑責

游戲卡牌被拍到8700萬,U盤近4萬,律師:阻礙拍賣或擔刑責

  一場本該於6月22日結束的司法拍賣因為叫停引發關注,原因是拍賣物“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價格從80元被炒 […]

7月2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修訂征求意見稿)》,新增多條規定直指新業態經濟中大數據殺熟、電商低價傾銷等不正當價格行為。其中,“大數據殺熟”行為在沒收違法所得的基礎上,可以并處上一年度銷售額最高5‰的罰款,情節嚴重的還將被責令停業整頓或吊銷營業執照。

  如何界定“大數據殺熟”?此次新規對其概括如下:“利用大數據分析、算法等技術手段,根據消費者或其他經營者的偏好、交易習慣等特征,基於成本或正當營銷策略之外的因素,對同一商品或服務在同等交易條件下設置不同價格的種種行為。”當下,任何事只要跟“大數據”、“算法”等名詞掛上鈎,看起來就很高端,往往意味著科技與創新,但利用這些技術手段來侵犯消費者權益,顯然就讓技術創新跑偏了方向,本質上是一種違法行為。

  此番新規對此處以最高5‰的銷售額的罰款,無疑對違法企業具有極大的震懾力。而且,在加碼不小的罰款尺度之外,新規更嚴厲的地方在於,涉事企業可能因為“大數據殺熟”,而被停業整頓或直接收繳牌照。對違法企業來說,這樣的懲處加碼可謂是戳到了痛處。

  對日益猖獗的“大數據殺熟”行為,理應該予以重罰,修訂後的《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相比原來的規定,具有明顯的時代特征。一是,監管的範圍囊括進了大數據殺熟、低價傾銷在內的價格違法新形態。二是,對利用技術優勢侵犯消費者權益的行為絕不姑息。

  以往為了鼓勵創新,對互聯網等科技企業發展新型業務相對寬容,而一個新業態在快速發展初期,出現一些監管規定還未顧及的亂象也是正常的。如今,以互聯網平台為代表的新興產業早已過了早期野蠻生長的階段,乃至形成了資本壟斷的格局,對之進行規範,防止創新跑偏方向,已成當務之急。更何況,消費者深受其害,早就對之怨聲載道。

  毫無疑問,新規彰顯了監管部門懲處“大數據殺熟”的決心,但要遏制這一亂象,還面臨消費者如何維權的現實問題。在一般人的觀感中,“大數據殺熟”無處不在,可普通消費者的切身感受,卻又似乎無跡可尋。說白了,普通消費者可能隨時面臨被“大數據殺熟”,但面對不小的取證難度、高昂的維權成本,卻只能望而卻步。為此,在新規在加大懲處力度的同時,更重要的還要形成與消費者投訴、維權的高效互動機制。比如,一些地方對12315熱綫在內的各種民生投訴熱綫進行優化和集納,相信就可以打通對“大數據殺熟”進行投訴舉報的渠道,從而減輕消費者的維權成本。只要消費者的訴求能够及時、順暢地傳遞到監管執法機關,有效的執法調查和加碼的懲處就不會缺席,“大數據殺熟”就能够被震懾,也可以被遏制。

  新規來得正是時候。但打擊遏制這一違法行為,不能也不應該是監管部門的單打獨鬥,還需要暢通消費者的維權渠道,乃至引入專業機構。唯有讓維權和查處成為現實可行的方案,才能讓“大數據殺熟”等新型價格違法行為無所遁形,無處可逃。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迎修訂,遏制大數據殺熟意義大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
打擊遏制“大數據殺熟”行為 暢通消費者維權渠道

打擊遏制“大數據殺熟”行為 暢通消費者維權渠道

7月2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修訂征求意見稿)》,新增多條規定直指新業態經濟中大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