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本案因為涉案犯嫌300人以上,故分批遣送至中國大陸,並分別關押在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浙江…..,據了解,該犯罪組識下管10個犯罪窩點,大陸公安為掌握全部訊息,早已密切監控(蹲點)了近1年才一舉行動抓人;眾多家屬來電詢問既然是同案犯為什麼不關在同城市不同看守所,或者至少鄰近城市的看守所,才好方便審理本案?!

  事實不然,因為一個窩點就有1+N個主謀,若全部一起審理,人數眾多,証據疊山,審理不易,另也可能認定為"主謀"身分的人數會降低,不利於加重、加多的懲治犯嫌,分開審理(一個窩點由一個法院來審理)有助於效率,更有宣示加強打擊"詐騙"不法的社會警戒性。

  據研判,本案至少將有近50位會被定性為"主謀",而主謀的刑期最高為「無期徒刑」,一線、二線、三線話務員則可能是5年以上、15年以下有期徒刑,不只如此,獲刑之犯嫌通常還會被判處"没收全部財產"或"人民幣5~50萬元不等的罰金",而判決確定生效後若受刑人未即刻繳納罰金將有礙於將來的「減刑」或「假釋」,甚至必需全部服刑完畢才能出獄,而且未繳納罰金將會被"限制出境"而回不了台灣,犯嫌家屬不可不知啊!
另有家屬被詐騙團伙所欺瞒,稱其若判刑10年經過「減刑」或「假釋」,頂多關5年多就放出來了,這是不正確的訊息;大陸不同於台灣的「刑法」概念(台灣可用易科罰金或服社會勞動來抵免自由刑),而大陸沒有易科罰金折抵刑期的規定(故即便是判刑2個月仍需入監執行),若判刑確定後,至少都需服刑五分之四以上(極少數例外),故建議犯嫌家屬在公安偵查期間聘任律師多找些對犯嫌有利的証據,而不是一昧相信詐騙團伙的花言巧語,他們能詐騙別人錢財,怎麼還不能欺暪犯嫌家屬呢!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 […]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 刑事詐騙案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刑事詐騙案 –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不只取保候審 隔天直飛台灣(解除限制出境)!!! (閱讀全文…)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 刑事詐騙案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刑事詐騙案 – 刑事詐騙拘留 […]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案件概述】

許先生的太太為南京人,與太太結婚後便在南京生活。

後來小孩出生,太太便離職在家全心帶小孩。

後許先生工作外派到其他地方,原本希望太太跟小孩能夠一起過去生活,

太太卻以各種理由推拖,並跑去住在娘家。

一開始許先生還有給予太太生活費,後來暫停匯錢,

希望這樣太太能回心轉意來找他一起生活,

但太太堅決不肯,甚至脅要法院訴請離婚。

許先生不想離婚,又擔心萬一被太太告上法院,法院若最終判決小孩歸女方,

有可能自己都無法見到小孩,萬一真的走到這個地步,許先生是否真的會一無所有…

【最終結果】

經由黃律師詳細且完整的案件說明,在法庭上也充分結合兩岸法規與各項事證,讓法官相信小孩歸於男方是最好的安排。
家屬對於結果非常滿意,親自我處給予感謝函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案件概述】 許先生的太太為南京人,與 […]

周轉要借據 寫錯內容無依據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中時旺報 – 周轉要借據 寫錯內容無依據

阿財是個講義氣的老實人,在大陸打拼了十多年存了人民幣70萬元,禁不起阿輝的能言善道,借款給阿輝周轉,並分別匯款給阿輝和輝妻,雖然都有對話和轉帳記錄,阿財還是覺得不保險,故草寫了一份借據用微信傳給阿輝要求確認,內容對於借款人、金額、借款日期、還款期限、借據日期等等主要內容都完備,阿輝也大方的回答「確認」;阿財還是不放心,拿給律師審閱,律師聽完過程、看完借據,長嘆了一口氣,這錢你恐怕很難要回來了!

究竟是另寫借據好?還是不寫借據好呢?這得從金錢的屬性來分析。

一、單憑阿財和阿輝的微信對話記錄和轉帳記錄已經可以判斷雙方的「借貸關係」,要求還款自然是會被法院支持,但是因為阿輝夫妻的財產都在輝妻名下,如果只憑這張借據起訴阿輝,縱使阿財贏了訴訟,還是可能拿不回借款。

二、若暫不考慮有這份借據,阿財匯給阿輝的款項屬於「借款」,而阿財匯給輝妻的款項屬於「不當得利」,阿財自可以不當得利起訴輝妻,並以「訴前保全」凍結輝妻的財產,若獲勝訴,則可以取回部分借款,降低損失。

三、再退一步說,若庭審中輝妻主張匯到她帳戶的錢款是阿輝向阿財的借款,與我何干?因為輝妻已自證阿輝的借款事實,阿輝對該債款已無可答辯,阿財自可以主張是阿輝夫妻共同借款,而向輝妻(有還款能力)主張連帶清償責任。

四、大陸法院對於「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

一、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因日常生活所負的債務,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二、夫妻雙方共同簽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後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三、夫妻一方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於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旺報)

周轉要借據 寫錯內容無依據

 

(文章出處: 中時旺報 2019.03.24 黃致傑/周轉要借據 寫錯內容無依據)

 

延伸閱讀:黃致傑律師中時旺報文章

分享
周轉要借據 寫錯內容無依據

周轉要借據 寫錯內容無依據

周轉要借據 寫錯內容無依據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中時旺報 – 周轉要借據 寫錯內容無依據 阿 […]

陸法律認知錯誤 台人無緣交保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中時旺報 – 陸法律認知錯誤 台人無緣交保

沈X去年10月24日在大陸廣東佛山市三水區因晚宴敬酒細故與當地人士劉X起爭執,拉扯間以紅酒杯劃傷了劉X,造成了輕傷二級。沈X誤以為大陸和台灣一樣對於這類的「輕傷害」是「告訴乃論之罪」,賠償被害人後,案件通常會迅速「交保」(大陸稱取保候審),之後也會不起訴或判處緩刑,因而對於公安及檢察機關的筆錄均否認係「故意傷害罪」,而係「過失傷害」,公安機關不予認可,並提交檢察院進行了「羈押必要性審查」後決定繼續羈押,第五次檢察院問訊筆錄方才坦承「故意傷害」,此時已逾期了「取保候審」的黃金時間了。

一、 大陸對於刑事案件的認定與台灣不同,大陸公、檢、法三機關通常較重視「行為」及「危害後果,」台灣則通常會重視其「犯罪動機」,所以沈X的傷害結果已臻明確,公安機關的認定即為「故意傷害罪」,而不論是否係「過失行為」;若是傷害輕微,賠償後被害人不再追究,則可能以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處警告、罰款、行政拘留,為之輕罰;唯若《治安管理處罰法》也沒有規定的行為,則由《行政處罰法》規範。

二、 法定刑期:依據《關於刑事訴訟法實施過程中若干問題的規定》,輕傷害案件是法院應受理的自訴案件之一(既如果被害人願意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訴,不用通過公安局及檢察院)。《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通常法院都會另外審酌是否有從輕或從重處罰的情節。

三、 賠償數額:大陸對於傷害案件區分為輕傷害、輕傷一級和二級、構成輕微傷的,可以刑事和解,即與對方簽定和解賠償協議後,由劉X出具諒解書,若被檢察院採納將不再提起公訴;賠償金額需根據被害人所在地的收入為考量,並沒有一定的標準。若達不成和解的,劉X可另至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由法院判決賠償數額。

四、 刑事和解賠償協議除載明雙方姓名及賠償金額外,還特別應載明「不再追究民、刑事責任」等語,以避免「案結事未了」。

五、再次提醒大陸「台人」,在大陸遇有刑事案件,切勿以自身在台灣的經驗,認為在大陸也「想當然爾」,趕快找律師,搶在被移送、起訴前,爭取對自己有利之法律規定。

(旺報)

刑事案件不找律師 只能聽天由命

 

(文章出處: 中時旺報 2019.01.13 黃致傑/刑事案件不找律師 只能聽天由命)

 

延伸閱讀:黃致傑律師中時旺報文章

分享
陸法律認知錯誤 台人無緣交保

陸法律認知錯誤 台人無緣交保

陸法律認知錯誤 台人無緣交保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中時旺報 – 陸法律認知錯誤 台人無緣交保 […]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 關於辦理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

(2018年9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49次會議、2018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通過,自2019年2月1日起施行)

  為依法懲治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犯罪活動,維護金融市場秩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現就辦理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違反國家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於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三項規定的“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

  (一)使用受理終端或者網路支付介面等方法,以虛構交易、虛開價格、交易退款等非法方式向指定付款方支付貨幣資金的;
  (二)非法為他人提供單位銀行結算帳戶套現或者單位銀行結算帳戶轉個人帳戶服務的;
  (三)非法為他人提供支票套現服務的;
  (四)其他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的情形。

  第二條 違反國家規定,實施倒買倒賣外匯或者變相買賣外匯等非法買賣外匯行為,擾亂金融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第三條 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或者非法買賣外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非法經營行為“情節嚴重”:

  (一)非法經營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的;
  (二)違法所得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

  非法經營數額在二百五十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在五萬元以上,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非法經營行為“情節嚴重”:

  (一)曾因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或者非法買賣外匯犯罪行為受過刑事追究的;
  (二)二年內因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或者非法買賣外匯違法行為受過行政處罰的;
  (三)拒不交代涉案資金去向或者拒不配合追繳工作,致使贓款無法追繳的;
  (四)造成其他嚴重後果的。

  第四條 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或者非法買賣外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非法經營行為“情節特別嚴重”:

  (一)非法經營數額在二千五百萬元以上的;
  (二)違法所得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非法經營數額在一千二百五十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在二十五萬元以上,且具有本解釋第三條第二款規定的四種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非法經營行為“情節特別嚴重”。

  第五條 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或者非法買賣外匯,構成非法經營罪,同時又構成刑法第一百二十條之一規定的幫助恐怖活動罪或者第一百九十一條規定的洗錢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六條 二次以上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或者非法買賣外匯,依法應予行政處理或者刑事處理而未經處理的,非法經營數額或者違法所得數額累計計算。
  同一案件中,非法經營數額、違法所得數額分別構成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按照處罰較重的數額定罪處罰。

  第七條 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或者非法買賣外匯違法所得數額難以確定的,按非法經營數額的千分之一認定違法所得數額,依法並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第八條 符合本解釋第三條規定的標準,行為人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悔罪,並積極配合調查,退繳違法所得的,可以從輕處罰;其中犯罪情節輕微的,可以依法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

  符合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認罪認罰從寬適用範圍和條件的,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處理。

  第九條 單位實施本解釋第一條、第二條規定的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行為,依照本解釋規定的定罪量刑標準,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定罪處罰。

  第十條 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刑事案件中的犯罪地,包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用於犯罪活動的帳戶開立地、資金接收地、資金過渡帳戶開立地、資金帳戶操作地,以及資金交易對手資金交付和匯出地等。

  第十一條 涉及外匯的犯罪數額,按照案發當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或者中國人民銀行授權機構公佈的人民幣對該貨幣的中間價折合成人民幣計算。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或者中國人民銀行授權機構未公佈匯率中間價的境外貨幣,按照案發當日境內銀行人民幣對該貨幣的中間價折算成人民幣,或者該貨幣在境內銀行、國際外匯市場對美元匯率,與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進行套算。

  第十二條 本解釋自2019年2月1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騙購外匯、非法買賣外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1998]20號)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准。

分享
最高院 最高檢察院 – 辦理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

最高院 最高檢察院 – 辦理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 關於辦理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