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森新聞雲 – 對岸婚姻採夫妻共同財產制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東森新聞雲 – 對岸婚姻採夫妻共同財產制

 

據統計,至2016年,有近300萬台灣人長期或經常居住於中國大陸,不論是早期的設廠、就業,或至近年來的就學和創業,在大陸的財產權益已經成為台商、台胞(尤其是台灣家屬)不可不知的法律問題了。

老林是50年代國民黨派至大陸從事特務工作的台灣人,在台灣中部還是名門望族,60年代被中共抓到判刑7年。服刑完畢後,為了表明「改造」成果,在大陸領導的安排與見證下,與喪夫的王老師結婚,還分別收養了繼子和繼女。老林是知識分子,通曉日語,早期在大陸當地民風閉塞的環境中,更顯得極為特殊,他憑藉著自己的努力,為當時大陸的中日交流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前後擔任了市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及全國人大代表,其所在單位還低價賣給他一套商品房。

40年的工作期間,對繼子女疼愛有加,還分別安排赴日、赴美留學,儘管如此,繼女卻從未叫他一聲「爸爸」,日常生活中也經常沒有好臉色。退休後,在2000年返台定居,幸好還有台灣親人的相援,方才得以安居。

自2007年以來,老林多次要求王老師赴台定居,王老師以不習慣、放心不下繼子女等理由,除了來台探親兩次,就再也不來台。夫妻經常為此在電話中爭吵,近五年,索性都不聯絡了。但是老林在大陸的退休薪資,十餘年來都是任由王老師領取支用,而王老師的薪資則用去購買其他的房產並登記在繼子女名下,且其繼子女從未對老林有任何撫養,繼子女來台探親也是金飾、美元裝滿袋的回大陸老家。老林終於忍不住委任律師赴大陸與王老師協議離婚,王老師自知繼子女都對不起老林,只好選擇逃避,老林不得已只好在大陸提出離婚訴訟。

針對離婚案件,夫妻共同財產經常是爭議的焦點,較常見的分別有以下:1.夫的薪資用來支付生活開支,妻的所得拿去購置子女房產;2.配偶一方的雙親亡故所繼承的動產或不動產;3.分別共有的繼承份額;4.台灣和大陸的房產如何分配;5.配偶一方財產贈與他人的法律救濟。那麼大陸地區是如何規定的呢?

第一種情況,配偶一方的所得用於生活支出以外的支配,若自己並無異議時,即應保存相關單據或記錄支配明細。以老林為例,當初王老師付款購房時,老林並無異議,則應視為夫妻共同贈與子女,其贈與金額應以支出金額為定額,不包含若干年後的增值數額。

第二種情況,大陸《繼承法》規定,若繼承發生時,係遺囑指定或遺贈給非繼承人,均需指定繼承人或受贈人,若含糊只寫給「○○○他們一家」,則視為收入而成為共同財產。

第三種情況,夫與妻各持有50%的房產權利(即台灣之分別共有),一方死亡後,另一方則先取對方的半數(即25%),被繼承人尚餘下的25%再由配偶和優先順位繼承人平分。

第四種情況,兩岸均明訂,不動產以不動產所在地法院管轄,台灣的房產依台灣的繼承規定分配,而大陸的房產則必需依照大陸的《繼承法》規定繼承分配,此二者的規定有明顯的不同。

第五種情況通常是隱暪配偶而為之的贈與,例如贈與繼子女、贈與友人或股份無償轉移等等,大陸對於此類型的贈與行為賦予了撤銷的權利。這樣的法律處理不難理解為,因為其所贈與的財物均係夫妻共同財產,例如大陸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雙方在同居生活期間所得的收入和購置的房產按一般共同財產處理,意即配偶得主張撤銷另一方的贈與而回復原來的情況,若已無法回復(例如已經移轉給善意第三人)則需補償相應的價金。

除此之外,因為兩岸繼承規定的不同,雖然兩岸的判決或裁定可以有條件的送至兩岸相對方法院裁定認可,但是若涉及不同的繼承份額,即使台灣判決房產權屬,若違反大陸《繼承法》的規定,大陸還是不會准予認可台灣的判決,反之亦然。

因為涉台、港、澳、外國的案件屬於涉外案件,審限較長,相對方刻意不收受開庭通知書,又提出管轄權異議等程序性的對抗,該案延宕至今一年有餘,今年10月開庭後,老林惶惶終日等待判決結果,至今仍然是靠兄妹的接濟度日,建議有大陸婚配的台灣籍人,若婚姻亮起了紅燈,應儘速尋求專業協助。

 

文章取自2017年11月29日 東森新聞雲名人論壇 文/黃致傑(台籍大陸律師)

 

對岸婚姻採夫妻共同財產制

 

 

延伸閱讀: 黃致傑/大陸嚴打電信詐騙 知情程度讓罪刑差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