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馬叔安/台北報導

關於香港9日舉行的「反送中」活動,有在大陸服務的台灣律師認為,由於在修訂的《逃犯條例》中,把陸、澳、台等地納入,亦即在台灣違反大陸的法律,就有可能在過境香港時,被引渡到大陸去受審,而台灣與香港長期在相對自由民主的環境中,勢必會對相關修法形成反對的聲浪。

在廣東執業26年的台籍律師黄致傑指出,《逃犯條例》修正通過後,對台灣最大的影響是,將可能面臨比台灣現行法律更嚴格的大陸法律,他舉詐欺犯為例,相關罪行在大陸最高可判無期徒刑或死刑,但在台灣最多只判10年,而香港則沒有死刑。

他以自己親身的經歷為例,「被關押在東莞市第二看守所的台灣人,受任律師不能寄生活費和衣物進去」,這樣的情形在世界上十分罕見,也是長期習慣相對民主自由的香港與台灣民眾會反對《逃犯條例》的原因之一。

而在台灣執業的律師徐志明則出,這次《逃犯條例》的修法,關鍵是把中國大陸也納入引渡的地區中,因為中國大陸的人權法治普遍被認為尚未完善,未來相關的條例完備之後,在香港或台灣批評大陸的人,都可能涉及犯罪,並在過境香港的時候被引渡到大陸,這對港澳台的法治將是傷害。

徐志明認為,未來一旦《逃犯條例》修正通過,台灣的政府可能會把香港列為旅遊警示的地區,而在中國大陸做生意或是往來的台灣民眾,如果存在被大陸認定犯罪時,就必須避免前往香港。

新聞來源:律師:《逃犯條例》若通過 台灣人過境香港可被引渡大陸

 

律師:《逃犯條例》若通過 台灣人過境香港可被引渡大陸

律師:《逃犯條例》若通過 台灣人過境香港可被引渡大陸

記者馬叔安/台北報導 關於香港9日舉行的「反送中」活動,有在大陸服務的台灣律師認為,由於在修訂的《逃犯條例》中 […]

關於媒體報導演員陳○○女士遭詐騙事件意見

一、報導內容概要

根據台灣鏡週刊2019年6月5日報導:台灣籍演員陳○○女士在大陸長年工作,攢下約人民幣3000萬元(約合新台幣1.4億元)財產,但因當地法規限制,無法匯出這麼大一筆錢,據悉,她循地下管道匯回台灣,卻遭對方侵吞。陳○○女士原先打算將這筆錢匯回台灣,當作養老金,本以為經朋友介紹,應該可以信任對方經手這麼大一筆錢,怎知還是所託非人。

當日另一媒體隨即刊登,該事件為一烏龍報導,當事人已經否認鏡週刊報導為真實。但是,假如這類事件是他人真實發生、或即將發生的事件,當事人又該如何面對處理?我處謹依上述報導內容為假設案例,依據專業提供意見如下。

二、案情初步分析

按照上述報導的內容初步分析,認為本案可能有以下的情況(朋友簡稱A,大陸收款人簡稱B,台灣出款人簡稱C):

       (一)A不知情,B收款後未通知C出款

在這種情況下,A僅僅只是不知情的介紹人,對於B的不法行為不需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而B在這種情況下,因為犯罪行為地在大陸,依據其犯罪意思的不同可能會分別觸犯以下的罪名。

        1、《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66條“詐騙私人財物罪”

如果B是一開始就心存騙取金錢的犯罪目的而以欺詐的手段致使A居間介紹,那麼依照該條規定,詐騙所得金額是屬於數額特別巨大的,可以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2、《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0條“侵占罪”

如果B一開始並沒有詐騙的犯罪意思,但是在收到應匯款項後,另起犯罪意思將該筆金錢易持有為所有,依照該條規定,侵占所得金額是屬於數額巨大的,可以判處二年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二)A不知情,B收款後通知C出款,但C未出款

在這種情況下,A不知情、B也盡到通知的責任,但是C卻未依約出款,因此A和B對於C的一切不法行為不需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而C在這種情況下,因為犯罪行為地在台灣,依據犯罪意思的發生可能會觸犯以下的罪名。

        1、《中華民國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占罪”

如果C在收到應出款項後,並未將款項按照約定匯出到指定帳戶,而是另起犯罪意思將該筆金錢易持有為所有,依據該條規定,可以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三)A知情並在B收款後共同截留,而未通知C出款

在這種情況下,A、B二人有可能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5條第1款的共犯(至於誰為第26條所謂的主犯、誰為第27條所稱的從犯,因為尚有諸多事證需要明確,暫不論敘),因為犯罪地在大陸,依據犯罪意思的不同而有可能觸犯以下的罪名。

        1、《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66條“詐騙私人財物罪”

如果A、B二人是一開始就心存騙取金錢的犯罪目的而以欺詐的手段致使被害人為金錢的交付,那麼依照該條規定,詐騙所得金額是屬於數額特別巨大的,可以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2、《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0條“侵占罪”

如果A、B二人一開始並沒有詐騙的犯罪意思,但是在收到應匯款項後,另起犯罪意思將該筆金錢易持有為所有,依照該條規定,侵占所得金額是屬於數額巨大的,可以判處二年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四)A知情,並在B收款且通知C出款後,與C共同截留

在這種情況下,A、C二人有可能是屬於《中華民國刑法》第28條的共同正犯(至於誰為第29條所謂的教唆犯、誰為第30條所稱的幫助犯,因為尚有諸多事證需要明確,暫不論敘),因為犯罪地在台灣,依據犯罪意思的不同而有可能觸犯以下的罪名。

        1、《中華民國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罪”

如果A、C二人是一開始就心存騙取金錢的犯罪目的而以欺詐的手段致使被害人為金錢的交付,那麼依照該條規定,可以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2、《中華民國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占罪”

如果C在收到應出款項後,並未將款項按照約定匯出到指定帳戶,而是與A共同另起犯罪意思將該筆金錢易持有為所有,依據該條規定,可以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五)A、B、C三人共同截留款項犯罪

在這種情況下,A、B、C三人有可能是分別屬於《中華民國刑法》第28條的共同正犯、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5條第1款的共犯,但是因為犯罪地在台灣或大陸的不同,而有可能觸犯以下的罪名。

        1、《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66條“詐騙私人財物罪”

如果A、B、C三人是一開始就心存騙取金錢的犯罪目的而以欺詐的手段致使被害人為金錢的交付,並且在B收取款項後即為截留,那麼依照該條規定,詐騙所得金額是屬於數額特別巨大的,可以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2、《中華民國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罪”

如果A、B、C三人是一開始就心存騙取金錢的犯罪目的而以欺詐的手段致使被害人為金錢的交付,並且在C收取款項後截留,那麼依照該條規定,可以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三、兩岸作業程序

本案如依上述分析來看,必然事涉兩岸的刑事訴追、民事求償等訴訟作業程序,概述如下。

       (一)刑事訴追程序

        1、大陸地區

 (1)向公安報案,針對A與B二人啟動犯罪偵查。移請檢察院審查,提起公訴。法院審理,依法判決。程序的進行可以委託律師代理,但是在必要時被害人仍然必須親自到場說明。

        (2)大陸的刑事案件,如果認為犯罪情節嚴重,在一開始的拘捕後就可能採取刑事拘留的手段。

        (3)大陸的詐騙罪是非告訴乃論之罪,侵占罪是告訴乃論之罪。前者提告之後不能撤回,後者可以撤回。

        (4)本案涉及的犯罪金額巨大,量刑一般會較重。因此,被害人在手段的採取上擁有較大的衡量空間。

        2、台灣地區

 (1)向警察局或地檢署提告,針對A與C(或只對C)啟動犯罪偵查。地檢署偵查終結後,提起公訴。法院審理,依法判決。程序的進行可以委託律師代理,但是在必要時被害人仍然必須親自到場說明。

        (2)台灣的刑事案件,尤其是詐欺罪或侵占罪,並非屬於重罪,因此在實務上並不會對被告採取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

        (3)台灣的詐欺罪及侵占罪,都不屬於告訴乃論之罪,提告之後不能撤回。

        (4)本案涉及的犯罪金額雖屬鉅額,但被告在量刑上仍有可能獲判輕度刑期、甚或宣告緩刑。

       (二)民事求償程序

        1、大陸地區的民事訴訟程序與台灣的民事訴訟程序,相差無幾。

        2、民事求償程序,一般可以採取保全程序(大陸稱為訴前保全,台灣稱為假扣押),藉以查封扣押被告財產,保全將來判決確定的債權可以受償。

3、大陸對於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的,是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13條第1款的“拒不執行裁判罪”,可以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可以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但是在台灣,並沒有此類罪責。

四、建議

(一)儘快委託律師向款項持有人發出律師函,限期要求返還金額。

(二)如期限屆滿,款項持有人仍未歸還,則依實際情況採取法律相應措施。

(三)在上述的犯罪態樣中,涉案者另有可能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25條的“非法經營罪”,情節嚴重的,可以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 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可以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相關內容:刑事案件 – 地下匯兌 投資大陸出狀況

分享
假如這真的呢?陳○○女士地下匯兌事件

假如這真的呢?陳○○女士地下匯兌事件

關於媒體報導演員陳○○女士遭詐騙事件意見 一、報導內容概要 根據台灣鏡週刊2019年6月5日報導:台灣籍演員陳 […]

陸學者:美政治封殺華為 無法立足

中時旺報 -陸學者:美政治封殺華為 無法立足

針對華為對美國禁令提起訴訟,中國政法大學兼職教授、北京市涉台法律事務研究會常務會副會長兼祕書長沈騰表示,他看好華為的官司,單從程序角度看,華為公司具有事實根據與法律主動性;駁回美方單邊化、政治化的手段亦符合國際貿易糾紛的法律要件。

從法律事實上來看,沈騰指出,美國是將經濟問題用政治化手段解決,在法律上沒有經過事實調查、舉證與質證、指控與辯解等必要法律程序,更沒有給華為對事實部分進行辯解的法律機會;顯然,華為此次行為無非是追求法律公平、市場公平與自身澄清,而走上法律程序。

沈騰指出,美國靠政治強勢手段做出相關決定,影響了華為在美國與世界的銷售,華為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益會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反之,會讓不明真相的人誤解華為,將讓企業蒙冤受損。

沈騰強調,不單是華為作為經濟主體一方起訴,甚至使用華為產品以及與華為合作的其他經濟主體,在這種情況下都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以維護自身的消費權與貿易權。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表示,美國總統川普已說必須拿下這場仗,表示川普已把華為的5G技術列為影響國家安全,所以美國商務部的決定,並不令人意外;他指出,華為在美國憲法法庭提出訴訟,其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效益,更該做的是去WTO做申訴;但是,電子產品是汰換非常迅速的科技產業,恐怕WTO裁定下來,華為也過了時機,因此美國商務部不會對這樣的禁令有所縮手。

而從華為科技本質上來看,黃致傑分析,5G包含互聯網、物聯網與大數據,美國對於華為產品戒慎恐懼,最主要的是使用華為手機的用戶的相關數據,都將成為華為公司大數據的分析材料;不管是個人用戶,或是區域的生活習慣與消費習慣都能進行分析,因此川普認為這涉及美國國土安全。

(旺報)

陸學者:美政治封殺華為 無法立足

 

(文章出處: 中時旺報 2019.05.30 陸學者:美政治封殺華為 無法立足

)

分享
陸學者:美政治封殺華為 無法立足

陸學者:美政治封殺華為 無法立足

陸學者:美政治封殺華為 無法立足 中時旺報 -陸學者:美政治封殺華為 無法立足 針對華為對美國禁令提起訴訟,中 […]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本案因為涉案犯嫌300人以上,故分批遣送至中國大陸,並分別關押在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浙江…..,據了解,該犯罪組識下管10個犯罪窩點,大陸公安為掌握全部訊息,早已密切監控(蹲點)了近1年才一舉行動抓人;眾多家屬來電詢問既然是同案犯為什麼不關在同城市不同看守所,或者至少鄰近城市的看守所,才好方便審理本案?!

  事實不然,因為一個窩點就有1+N個主謀,若全部一起審理,人數眾多,証據疊山,審理不易,另也可能認定為"主謀"身分的人數會降低,不利於加重、加多的懲治犯嫌,分開審理(一個窩點由一個法院來審理)有助於效率,更有宣示加強打擊"詐騙"不法的社會警戒性。

  據研判,本案至少將有近50位會被定性為"主謀",而主謀的刑期最高為「無期徒刑」,一線、二線、三線話務員則可能是5年以上、15年以下有期徒刑,不只如此,獲刑之犯嫌通常還會被判處"没收全部財產"或"人民幣5~50萬元不等的罰金",而判決確定生效後若受刑人未即刻繳納罰金將有礙於將來的「減刑」或「假釋」,甚至必需全部服刑完畢才能出獄,而且未繳納罰金將會被"限制出境"而回不了台灣,犯嫌家屬不可不知啊!
另有家屬被詐騙團伙所欺瞒,稱其若判刑10年經過「減刑」或「假釋」,頂多關5年多就放出來了,這是不正確的訊息;大陸不同於台灣的「刑法」概念(台灣可用易科罰金或服社會勞動來抵免自由刑),而大陸沒有易科罰金折抵刑期的規定(故即便是判刑2個月仍需入監執行),若判刑確定後,至少都需服刑五分之四以上(極少數例外),故建議犯嫌家屬在公安偵查期間聘任律師多找些對犯嫌有利的証據,而不是一昧相信詐騙團伙的花言巧語,他們能詐騙別人錢財,怎麼還不能欺暪犯嫌家屬呢!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即刻啟程,探視被關押人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刑事案件 ●西班牙詐騙案 […]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 刑事詐騙案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刑事詐騙案 –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不只取保候審 隔天直飛台灣(解除限制出境)!!! (閱讀全文…)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刑事詐騙拘留救援 – 刑事詐騙案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刑事詐騙案 – 刑事詐騙拘留 […]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案件概述】

許先生的太太為南京人,與太太結婚後便在南京生活。

後來小孩出生,太太便離職在家全心帶小孩。

後許先生工作外派到其他地方,原本希望太太跟小孩能夠一起過去生活,

太太卻以各種理由推拖,並跑去住在娘家。

一開始許先生還有給予太太生活費,後來暫停匯錢,

希望這樣太太能回心轉意來找他一起生活,

但太太堅決不肯,甚至脅要法院訴請離婚。

許先生不想離婚,又擔心萬一被太太告上法院,法院若最終判決小孩歸女方,

有可能自己都無法見到小孩,萬一真的走到這個地步,許先生是否真的會一無所有…

【最終結果】

經由黃律師詳細且完整的案件說明,在法庭上也充分結合兩岸法規與各項事證,讓法官相信小孩歸於男方是最好的安排。
家屬對於結果非常滿意,親自我處給予感謝函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大陸離婚爭取子女監護權 【案件概述】 許先生的太太為南京人,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