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4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4 – 大陸法律面面觀

 

阿宏第一次省親假返回台灣後,左思右想,覺得如果公司這樣對待還默認接受,實在不該,所以決定要向公司爭取權益。上網查詢之後,透過電話向黃致傑律師諮詢,才知道自己的權益隨時都會受到極大的侵害。因此,假期結束回到溫州後,就要向A公司提出離職。

 

黃律師針對阿宏的情況分析如下:

1.沒有簽署書面勞動合同。依據《勞動合同法》第10條的規定,勞動合同是證明有建立勞動關係的必要書面文件,如果阿宏有簽屬書面的勞動合同,將來不論是調解、仲裁、或是訴訟都有A公司蓋章的書面勞同,可以提供給相關單位判斷,只要經過確認書面的勞動合同是真實的、合法的,阿宏的相關勞動權益就有可受保障的可能。

 

2.工資與加班費的確認。職工的勞動報酬、延長工時的工資,都是勞動合同中重要的內容。勞動報酬的重要性在於可以確認報酬的總數額、報酬的各項結構、每項結構的數額等等;延長工時的工資,重要性在於可以確認當月的延長總工時數、延長工時的每小時工資是否合於法定最低標準。而這些重要內容,都必須依靠勞動合同的書面記載,以防將來發生爭執,才有判斷的依據。

 

3.工作不參加投保。依據《勞動法》第72條後段規定,企業和勞工都必須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就如同台灣的勞保一樣,這是勞工的最基本保障。再依據《勞動法》第75條的規定,鼓勵企業為勞工建立補充保險,鼓勵勞工個人進行儲蓄性保險,這兩種都是希望能夠為勞工帶來更多的保障。因此,A公司一開始就要求阿宏不參加投保,顯然是在規避法律所課予的義務責任。但是,阿宏要主張這項權益,必須透過法定程序才能實現。

阿宏在聽完黃律師的說明之後,決定放棄爭取權益,趕緊離開這間“坑人”的A公司。

 

 

更多影片: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youtube

延伸閱讀: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3

分享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4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4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4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4 – 大陸法律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3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3 – 大陸法律面面觀

 

時間很快,阿宏在A公司的工作就要半年,還在台灣讀國中的二個孩子期待著阿宏回去帶一家人環島旅遊。當阿宏向公司提出休省親假的要求,公司老闆很爽快地答應,也保證月薪、七天假、來回機票、獎金,一樣不少。等到公司發給機票與獎金時,才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阿宏實際領到的是:

1.月薪,確實是領到了12000元。但是公司預告了下個月會扣三天事假的工資,全勤獎金、職務津貼、績效獎金因為請了三天假所以也會按比例扣。

 

2.七天假。阿宏因為工作未滿一年,依據《年休假條例》的規定是沒有帶薪年休假的,所以按照當月四天假加上請三天事假,確實是完整的七天假。

3.來回機票。阿宏拿到的是小三通的來回套票,並不是台北溫州的直飛機票,所以阿宏要自己從溫州搭車到廈門走小三通回台灣。

4.獎金。公司表示,半個月的獎金,是依照底薪計算。阿宏的底薪是5000元,因此獎金是2500元。

阿宏這下才知道,和當初口頭約定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兒。這,就是因為阿宏沒有和公司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而讓公司在各項給付上有了單方定義的空間。

 

 

更多影片: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youtube

延伸閱讀: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2

分享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3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3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3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3 – 大陸法律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2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2 – 大陸法律面面觀

 

阿宏因為在台灣已經有15年的資歷,因此在浙江溫州A公司一到職,就從副廠長開始做起。A公司與阿宏口頭約定:1.每月工資人民幣12000元、2.每月有四天休假,每半年可以一次連休七天省親假(含當月的四天假或六天的春節)、3.每半年返台省親的來回機票錢,由公司支出、4.不發加班費,但是每半年除了省親來回機票錢之外,另外加發半個月工資作為獎金、5.在公司工作沒有社保,台灣的勞健保自行覓保。

前文我們談到,阿宏到A公司工作之後要注意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必須和A公司明確彼此的法律關係。也就是必須敦促A公司辦理就業證,還需要和A公司簽署勞動合同。

 

依據《台灣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就業管理規定(以下稱就業管理規定)》第4條第1款規定“台、港、澳人員在內地就業實行就業許可制度。用人單位擬聘雇或者接受被派遣台、港、澳人員的,應當為其申請辦理《台港澳人員就業證》(以下簡稱就業證)。”“經許可並取得就業證的台、港、澳人員在內地就業受法律保護。”因此,阿宏如果沒有取得就業證,將來發生勞動合同糾紛時,不論是在調解、仲裁、或是訴訟等法定程序,要爭取應有的權益都會變得困難。

 

此外,按照上文所提到阿宏與A公司口頭約定的幾項勞動報酬和勞動條件,其實是與幾項法律規定相違背的。

 

1.口頭約定。依據勞動合同法第10條第1款、第2款規定,“建立勞動關係,應當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已建立勞動關係,未同時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自用工之日起一個月內訂立書面勞動合同”。

 

2.每半年一次的省親假。依據《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以下稱年休假條例)》第3條規定,“職工累計工作已滿1年不滿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滿10年不滿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滿20年的,年休假15天”,“國家法定休假日、休息日不計入年休假的假期”。

 

3.以半年一次的獎金替代每月的加班費。依照勞動法在延長工時的設計來看,加班費是必須獨立計算的項目,也不可能與獎金互為替代。勞動法第41條至第44條的規定,可以參考。

 

4.工作不參加投保。依據勞動法第72條後段規定“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又依據勞動法第75條規定,“國家鼓勵用人單位根據本單位實際情況為勞動者建立補充保險”,“國家提倡勞動者個人進行儲蓄性保險”。因此,基本的社會保險是必須要具備的。

 

5.台灣勞健保自行覓保。基本上,阿宏是在大陸就業,並不是在台灣,A公司是可以不必替阿宏在台灣投保勞健保。但是,如果A公司是在台灣有公司、在大陸也有公司,情況就又不同了。所以,必須要針對實際情況來判斷。

 

更多影片: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youtube

延伸閱讀: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1

分享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2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2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2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2 – 大陸法律 […]

中國時報 – 嚴查陸資徒留限縮印象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中國時報 – 嚴查陸資徒留限縮印象

 中國時報  /台北報導

為遏止陸資違法投資台灣,行政院擬大幅提高未經許可來台陸資的最高罰鍰上限至2500萬元。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表示,這可能是為因應明年即將實施的CRS(共同申報準則,俗稱肥咖條款),讓資金來源透明化;上海台資協會副會長蔡世明認為,台商未來要用港澳身分引陸資入台,將大大提高違法成本。

 

 

蔡世明表示,如果從投資角度來看,有些台商用港澳身分做掩護,但實際資金來自大陸,所以政府要提高違法成本,這點可讓人理解。因台灣的股市、房市表現,從大陸資金來看都是不錯的投資標的,不排除有大陸資金透過熟識的台商進入台灣市場操作。不過,最近兩岸負面新聞太多,緊張態勢急遽升高,移民署日前擴大審查限制陸曾任黨政軍職務人員來台,蔡世明表示,此時提高違法陸資罰鍰,會給外界一種政府要限縮兩岸交流的印象。

 

 

黃致傑判斷,政院此時修法很可能和即將簽署CRS有關,因為台灣政府要查這些資金來源,必須靠各國租稅資訊的交換。等到簽署實施後,不管是台資、陸資或是其他第三地的資金,都可以追溯到資金最初的源頭。黃致傑表示,其中最困難的,就是認定資金來源到底是哪裡,就看政府認定時要從寬還是從嚴,但透過CRS,全攤在陽光下,台商須及早作好準備。

 

(中國時報)

 

嚴查陸資徒留限縮印象

分享
嚴查陸資徒留限縮印象-中時採訪

嚴查陸資徒留限縮印象-中時採訪

中國時報 – 嚴查陸資徒留限縮印象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中國時報 – 嚴查陸資徒留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1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1- 大陸法律面面觀

 

阿宏是台灣彰化人,2017年從工作15年的工廠離職之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知大學同學小夏在浙江溫州擔任一家台資企業(A公司)的經理,而A公司正在招募人力,阿宏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與小夏聯繫詢問求職可能。小夏聽聞之後,立即要阿宏攜帶履歷資料直接到溫州找她,小夏帶著阿宏拜會公司幾位高管之後,直接安排了阿宏的新工作。

 

台灣與大陸在經過卅年的交流之後,已經有許多台灣人在大陸求學、工作、創業、生活、定居,有鑑於此,黃律師辦公室特別製作「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這個系列,希望能從各個法律的角度,來為一般民眾介紹大陸相關法律的規定。藉著這些介紹,讓民眾知道應該遵守那些法律規定,也知道當權益受到損害時應該如何主張。

 

上文中的阿宏到A公司工作之後,要注意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必須和A公司明確彼此的法律關係。或許有民眾會問,不就是去工作嗎?要明確什麼法律關係呢?請讓我們往下看,你就知道為什麼要明確彼此的法律關係了。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去買一盞燈、買一瓶水、甚至買一支原子筆,都是屬於與賣家成立了一個法律關係–買賣。這樣的法律關係中,產生了兩個法律行為,一個是財物所有權移轉的行為,一個是物品所有權移轉的行為。買方與賣方,都各自有交付所有權的義務,也都各自有收受所有權的權利。

同樣的,勞工與企業之間也是。當企業確定雇傭一位勞工之時,彼此間就成立了勞動合同關係(台灣稱為勞動契約關係),勞工有提供勞務的義務,也有獲得薪資的權利;企業有給付薪資的義務,也有要求獲得勞務的權利。這,就是法律關係。當這個法律關係明確了之後,彼此之間才能夠依據這樣的法律關係,在法律構築的框架中,行使權利與承擔義務。而當有一方不能完成義務的承擔,另一方也才能依據法律的規定,提出獲取權利的請求。

 

 

更多影片: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youtube

延伸閱讀:黃致傑律師的法律專欄

分享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1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1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1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台灣民眾在大陸工作面面觀 1- 大陸法律面面觀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