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新華社報道,最高人民法院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2日掛牌成立,主要負責綜合統籌未成年人審判指導,參與未成年人案件審判管理,協調開展未成年人案件巡回審判等工作。

記者了解到,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將結合社會反映的熱點問題、實踐反映的難點問題,有針對性地加強研究,通過制定司法解釋、司法政策或發布指導性案例、典型案例,及時給予有效指導。要加強少年司法理論研究,充分運用司法大數據,加強對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和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特點、態勢、規律的分析研判,為黨委政府決策和制定司法政策提供有益參考。

最高法指出,各級法院要充分發揮少年審判職能作用,依法審理涉未成年人各類案件,繼續加強與各方面協作配合,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提供有力司法保障。要牢固樹立適應新時代新要求的少年審判工作理念,要依法嚴懲殺害、性侵、拐賣、虐待等各類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行為,始終保持高壓態勢,防範遏制此類犯罪發生。要依法妥善審理涉未成年人撫養、教育、監護等各類民事案件,深入研判涉未成年人民事權益糾紛特點趨勢,加強對未成年人權益的全面保護。要總結發揚寓教於審、圓桌審判等好經驗、好做法,不斷探索創新符合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發展規律和特點的審判方式,體現司法人文關懷,幫助未成年犯改過自新。

同時,要堅持少年審判的專業化發展方向,充實少年審判力量,加強審判專業化、隊伍職業化建設。提高少年審判司法能力,加強青少年教育學、心理學等知識培訓,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善於使用未成年人能夠理解的語言和表達方式,不斷提升辦案質量效率和效果。

資料來源:http://hk.crntt.com/doc/1060/2/1/5/106021560.html?coluid=45&kindid=0&docid=106021560&mdate=0303124911

分享

最高法成立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

據新華社報道,最高人民法院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2日掛牌成立,主要負責綜合統籌未成年人審判指導,參與未成年人案件審 […]

據新華社報道,上海市通信管理局25日集中通報一批應用軟件(App)違法違規典型案例,要求各App應用的運營者不斷提高用戶權益和個人信息保護意識,也提醒廣大消費者注意保護自身權益和個人信息。

據了解,近期上海市通信管理局結合用戶投訴舉報和App安全檢測專項工作,嚴格監督執法,嚴肅查處了一批侵害用戶權益和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的App應用,淨化上海移動互聯網空間。

這批App涵蓋旅遊分享類應用、生活服務類應用、辦公類應用、教育培訓類應用、社交類應用、電商類應用、視頻類應用、遊戲類應用等。

被處罰的案例分別存在頻繁向用戶索要權限、未公開個人信息收集使用規則、未經同意向第三方SDK(軟件開發工具包)提供用戶個人信息、違反必要原則收集與其提供的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默認用戶閱讀並同意隱私政策、未及時響應用戶的賬號注銷申請、未按法律規定提供删除或更正個人信息功能、未提示用戶閱讀隱私政策、未落實整改要求等違法違規行為。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已依據網絡安全法有關規定,責令相關App運營者限期改正並全面加強App個人信息保護的安全評估和整改,已對部分App運營者予以行政處罰。

資料來源:http://hk.crntt.com/doc/1060/2/0/4/106020450.html?coluid=45&kindid=0&docid=106020450&mdate=0302114603

分享

上海集中通報App侵害用戶權益典型案例

據新華社報道,上海市通信管理局25日集中通報一批應用軟件(App)違法違規典型案例,要求各App應用的運營者不 […]

據新華社報道,繼涉興奮劑違法被寫入最新刑法修正案後,近日其罪名被正式確定為“妨害興奮劑管理罪”。專家認為,這個罪名科學、合理。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27日發布補充規定,根據刑法修正案(十)和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規定》《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適用刑法分則規定的犯罪的罪名的意見》做出補充、修改,其中明確了涉興奮劑違法行為的罪名為“妨害興奮劑管理罪”。

上海政法學院體育法治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姜熙解釋,刑法修正案增加了關於興奮劑入刑的條款,現在是確定相應罪名。

他強調,此罪名是妨害興奮劑管理罪,不是使用興奮劑罪,不是針對運動員違規使用興奮劑的情況。

“很多人認為興奮劑入刑就是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就是犯罪,實際不是。興奮劑入刑只是把組織、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以及引誘、教唆、欺騙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參加國內、國際重大體育競賽,或者向其提供興奮劑等嚴重情形規定為犯罪。較少有國家直接將使用興奮劑的運動員作為刑事制裁對象。所以,我們國家的興奮劑入刑是比較合理和科學的,也符合國際慣例。”姜熙說。

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在去年12月26日通過刑法修正案(十一),涉興奮劑違法行為被首次寫入刑法。根據刑法修正案(十一)第四十四條,在刑法第三百五十五條後增加一條,作為第三百五十五條之一:“引誘、教唆、欺騙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參加國內、國際重大體育競賽,或者明知運動員參加上述競賽而向其提供興奮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組織、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參加國內、國際重大體育競賽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刑法第三百五十五條規定了非法提供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罪。

刑法修正案(十一)將於今年3月1日起施行。

資料來源:http://hk.crntt.com/doc/1060/2/0/3/106020382.html?coluid=45&kindid=0&docid=106020382&mdate=0302112435

分享

興奮劑違法罪名確定

據新華社報道,繼涉興奮劑違法被寫入最新刑法修正案後,近日其罪名被正式確定為“妨害興奮劑管理罪”。專家認為,這個 […]

最高人民法院5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以下簡稱《若干規定》),以“試行”的方式,對於司法實踐中亟待明確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受理條件、證據規則、責任範圍、訴訟銜接、賠償協議司法確認、強制執行等問題予以規定。該司法解釋於6月5日施行。

三種情形可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是不同於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和普通環境侵權責任訴訟的一類新的訴訟類型。《若干規定》第一條就人民法院受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的條件作出明確規定。

《若干規定》明確可以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的原告範圍:省級、市地級人民政府及其指定的相關部門、機構或者受國務院委托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資源資產所有權的部門可以作為原告提起訴訟。同時,明確“市地級人民政府”包括設區的市,自治州、盟、地區,不設區的地級市,直轄市的區、縣人民政府。

《若干規定》明確可以提起訴訟的三種具體情形,包括發生較大、重大、特別重大突發環境事件的,在國家和省級主體功能區規劃中劃定的重點生態功能區、禁止開發區發生環境污染、生態破壞事件的,以及發生其他嚴重影響生態環境後果的情形。

此外還明確了 “磋商前置”,即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是訴訟的前置條件。具體而言,當原告在與損害生態環境的責任者經磋商未達成一致或者無法進行磋商的,可以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將磋商確定為提起訴訟的前置程序,為充分發揮磋商在生態環境損害索賠工作中的積極作用提供了制度依據。

首次將“修復生態環境”作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方式

《若干規定》首次將“修復生態環境”作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方式。

根據生態環境是否能夠修復對損害賠償責任範圍予以分類規定,《若干規定》明確生態環境能夠修復時應當承擔修復責任並賠償生態環境服務功能損失,生態環境不能修復時應當賠償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並明確將“修復效果後評估費用”納入修復費用範圍。

根據規定,被告違反法律法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原告的訴訟請求以及具體案情,合理判決被告承擔修復生態環境、賠償損失、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受損生態環境能夠修復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判決被告承擔修復責任,並同時確定被告不履行修復義務時應承擔的生態環境修復費用。

此外,原告還可以請求被告賠償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修復完成期間的服務功能損失。受損生態環境無法修復或者無法完全修復,原告請求被告賠償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的,人民法院根據具體案情予以判決。

資料來源:http://hk.crntt.com/doc/1054/4/8/6/105448619.html?coluid=151&kindid=15430&docid=105448619&mdate=0606141413

分享

最高法:三種情形可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最高人民法院5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以下簡稱《若干規定》),以 […]

據澎湃新聞報道,近日,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適用民法典規定,首次審結了一起離婚家務補償案件。這起案件的判決也引起了網絡熱議。對於家務補償數額到底應該怎麼考量?家務補償機制在以前的婚姻法中就有規定,那麼它與民法典裡的新規究竟有何不同呢?

女方額外獲5萬元家務勞動補償,引來熱議

近日,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對一起離婚訴訟作出一審宣判,除了判決訴訟雙方陳先生與王女士離婚,共同財產由雙方平均分割之外,法院經審理後認為,王女士在家庭撫育子女等方面負擔了較多義務,要求陳先生給予補償理由正當,判決陳先生給付王女士家務補償款5萬元。

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法官 馮淼:經濟補償主要考慮雙方結婚的時間、家務勞動的具體情況,男方個人的經濟收入以及當地一般的生活水平。

這起案件中,有關五萬元的勞動補償引起了人們的熱議。有人認為,這些錢太少了,和付出不成正比,也有人認為在家帶娃做家務辛苦,可在外面工作打拼也很辛苦,為什麼還要再額外要求補償呢?對此法律上是怎麼規定的呢?

根據《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八條的規定:“夫妻一方因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夏吟蘭:我們現在的這個法律首先承認家務勞動的價值,不管你是全職太太完全在家從事家務勞動,還是你是職業婦女既從事家務勞動也從事社會工作。那麼只要你確實是從事家務勞動較多,你就可以要求對你的家務勞動在離婚的時候予以補償 。

民法典“激活”離婚家務勞動補償制度

據專家介紹,其實“家務勞動補償制度” 之前在《婚姻法》中就有相關的規定,但必須以“夫妻書面約定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歸各自所有”為前提。簡單的說,就是夫妻實行分別財產制的情況下,離婚時才可以提出家務勞動補償。這也導致這一條款在司法實踐中很少被採用。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夏吟蘭:因為在我們國家完全實行分別財產制的,我們調研到的僅占3%到5%。而這個3%到5%可能因為他已經實行分別財產制了,通過行政程序協議離婚,用不著到法院了,所以我們在調查的時候在法院訴訟離婚過程當中就沒有符合條件的,所以自然就不能用家務勞動補償制度了。這次我們在規定的時候就把實行分別財產制取消了,也就是說只要離婚的時候,一方從事撫養子女、撫養老人、教育子女、協助另一方工作等等,這樣的一些家務勞動他就有權要求家務勞動補償。

這份經濟補償,是在夫妻雙方離婚時對共同財產進行分割後,為家務付出較多的一方可以再額外對另一方提出的要求。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龍俊: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一個家庭裡面,比如說一個人主外,一個人住內,但是不管是誰主外,誰主內,反正掙下的錢都是雙方共同的,這就是我們的夫妻共同財產制度。在我們夫妻共同財產制之下,你的家務勞動就評價到共同財產裡面來了。所以假如最後這個家庭不幸要離婚的話,那麼不管這個家庭的財務是由誰掙取的,離婚的時候這個財產是平均分割的。

民法典對家務勞動付出較多一方傾斜性保護

專家介紹,結婚之後,原則上推定夫妻雙方對家庭的貢獻相等,付出相等,因此離婚時平均分割財產。看似對雙方都進行了平等的補償,但為家務付出較多的一方,還有著能力提高、學歷增長等等無形中的犧牲,因此這一條款是對家務勞動付出較多一方一個更加傾斜性的保護。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龍俊:在外面工作那一方,他離婚之後,還是可以繼續之前享有的資源。他的人脈,他的身份地位不變,他離婚之後還可以獲得這麼多的收入。但是長期在家裡默默付出的這一方的話,他離婚之後還是會涉及到一個重新回歸社會的一個問題。這意味著什麼呢,就是說在家務勞動這一方,他除了在婚姻關係存續間的付出以外他還有一個隱性的付出。所以這次《民法典》對於這種即使是採取共同財產,我們通常的共同財產的前提之下,對於家庭勞動付出較多的一方,也會給他一個適當的補償,就是對未來性的進一步的一個補償。

家務勞動價值以立法形式被承認和保護

回家時一桌熱騰騰的飯菜,出門時一身整潔舒適的衣服,以及為子女教育所付出的精力,照顧老人時的細心,這些家務付出,都為孩子的成長、家庭的穩定做出了巨大貢獻,這份家務勞動的價值也以立法的形式被承認和保護。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 謝鴻飛:我們在生活中可以考慮一下,一個保姆照顧家庭、接送小孩、為小孩做飯,和一個妻子接送小孩、為小孩做飯,對孩子的成長意義完全不一樣。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把妻子提供的家庭勞務和一個保姆來相比,因為妻子作為家庭成員,她提供的勞務有很多情感意義。在這種情況下,《民法典》規定丈夫對妻子進行一個補償。

而對於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審理的這起案件,法官表示:《民法典》對家務勞動補償作了相應規定,但是由於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的個性化特征,很難統一標準,所以在司法實踐中,在審理此類家事案件時,家務勞動所形成的經濟價值,也很難用一個確定的公式去計算出來。

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法官 馮淼:在我們之前審理的離婚案件中,極少能碰到適用家務勞動補償的案件。在民法典將這一適用條件放寬之後,肯定相關案件會有所增加,但是具體在實踐當中,如何去確定這個家務勞動所對應的經濟價值,確實也是我們遇到的一個問題。在實踐中,我們可以參考一些具體的因素,酌情的予以確定。我個人認為,如何確定這個案件的補償數額,確實也需要我們在審判的實踐中不斷的積累經驗。

資料來源:http://hk.crntt.com/doc/1060/1/5/7/106015756.html?coluid=45&kindid=0&docid=106015756&mdate=0224125701

分享

離婚了家務勞動的價值怎麼算?

據澎湃新聞報道,近日,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適用民法典規定,首次審結了一起離婚家務補償案件。這起案件的判決也引起 […]

最高人民法院5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以下簡稱《若干規定》),以“試行”的方式,對於司法實踐中亟待明確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受理條件、證據規則、責任範圍、訴訟銜接、賠償協議司法確認、強制執行等問題予以規定。該司法解釋於6月5日施行。

三種情形可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是不同於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和普通環境侵權責任訴訟的一類新的訴訟類型。《若干規定》第一條就人民法院受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的條件作出明確規定。

《若干規定》明確可以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的原告範圍:省級、市地級人民政府及其指定的相關部門、機構或者受國務院委托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資源資產所有權的部門可以作為原告提起訴訟。同時,明確“市地級人民政府”包括設區的市,自治州、盟、地區,不設區的地級市,直轄市的區、縣人民政府。

《若干規定》明確可以提起訴訟的三種具體情形,包括發生較大、重大、特別重大突發環境事件的,在國家和省級主體功能區規劃中劃定的重點生態功能區、禁止開發區發生環境污染、生態破壞事件的,以及發生其他嚴重影響生態環境後果的情形。

此外還明確了 “磋商前置”,即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是訴訟的前置條件。具體而言,當原告在與損害生態環境的責任者經磋商未達成一致或者無法進行磋商的,可以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將磋商確定為提起訴訟的前置程序,為充分發揮磋商在生態環境損害索賠工作中的積極作用提供了制度依據。

首次將“修復生態環境”作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方式

《若干規定》首次將“修復生態環境”作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方式。

根據生態環境是否能夠修復對損害賠償責任範圍予以分類規定,《若干規定》明確生態環境能夠修復時應當承擔修復責任並賠償生態環境服務功能損失,生態環境不能修復時應當賠償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並明確將“修復效果後評估費用”納入修復費用範圍。

根據規定,被告違反法律法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原告的訴訟請求以及具體案情,合理判決被告承擔修復生態環境、賠償損失、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受損生態環境能夠修復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判決被告承擔修復責任,並同時確定被告不履行修復義務時應承擔的生態環境修復費用。

此外,原告還可以請求被告賠償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修復完成期間的服務功能損失。受損生態環境無法修復或者無法完全修復,原告請求被告賠償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的,人民法院根據具體案情予以判決。

 

資料來源:http://hk.crntt.com/doc/1054/4/8/6/105448619.html?coluid=151&kindid=15430&docid=105448619&mdate=0606141413

分享

最高法:三種情形可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最高人民法院5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以下簡稱《若干規定》),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