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森新聞雲 – 中檢再進化 : 量型科學化、冤案國賠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東森新聞雲 中檢再進化 : 量型科學化、冤案國賠

 

 

在中國,檢察官的任務不外乎:實施偵查和批准逮捕(包括指揮國安、公安等人員進行偵查);向法院提起公訴;實行公訴(即出庭提出訴狀、證據,並進行指控及辯論);協助自訴或擔任自訴案件自訴人(自訴人無行為能力或死亡時);提出司法救濟(抗訴);受理民衆控告、申訴和檢舉;民事、經濟審判和行政訴訟活動的法律監督工作。

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關于完善人民檢察院司法責任制的若干意見》(下稱《意見》),强調「誰辦案誰負責,誰決定誰負責」的檢察官辦案責任制,並且關於檢察人員「故意」實施11種行為者,應當承擔司法責任。這11種故意行為簡述如下:包庇放縱嫌疑人、被舉報人、被告人或使無罪的人受到刑事追究;毀滅、僞造、變造或隱匿證據;刑訊逼供、暴力取證或其他非法獲取證據;違規剝奪、限制當事人、證人人身自由;違規限制訴訟參與人行使訴訟權利,造成嚴重後果或惡劣影響;越界管轄範圍初查、立案;非法搜查或損毀當事人財物及違法查封、扣押、凍結、保管、處理涉案財物;已經決定給予刑事賠償的案件卻拒不賠償或拖延賠償;違規使用武器警械;其他造成嚴重後果或惡劣影響等。

而關於檢察人員在辦案中「有重大過失」,例如:怠忽職守或不正確履行職責,造成認定事實或適用法律出現重大錯誤,或案件被錯誤處理;遺漏重要犯罪嫌疑人或重大罪行;錯誤羈押或超期羈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涉案人員自殺、自傷、行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串供、毀證、逃跑;舉報控告材料或其他案件材料、扣押財物遺失、嚴重損毀;舉報控告材料內容或其他案件秘密被洩露;其他嚴重後果或惡劣影響等8類,應當承擔司法責任。

《意見》中也規定了3種追責方式:1.應當給予停職、延期晉升、調離司法辦案工作崗位以及免職、責令辭職、辭退等處理,由組織人事部門按照幹部管理權限和程序辦理;2.應當給予紀律處分者,由檢察機關紀檢監察機構依照有關規定和程序辦理;3.涉嫌犯罪者,由檢察機關紀檢監察機構將犯罪線索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大陸的司法改革已開始對公、檢、法、律師等做出規範。例如:廣州市南沙區人民檢察院運用大數據,使用網路整理及輸入轄區內的刑事判決文書,透過電腦和模糊檢索方式,有效建立判決文書資料庫,並提供給檢察官做為量刑建議;承辦檢察官透過對罪名、情節的模糊檢索,即可以檢索近五年內相似判決,以做為量刑參考,做出相對合理的量刑建議,確保同案同判。

但在審判實務上,有較多的檢察官為了避免或干預審判員的司法裁量權,均不會在起訴書提出具體的求刑要求,而是透過私下和審判員的溝通,達成檢察官和審判員間的量刑默契,避免檢察官因不同意判決結果而提出抗訴,徒增消耗司法資源。

再者,2017年,廣東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起訴了江某等157人特大合同詐騙案並由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開庭前,檢察院在審查案情後,因為證據充分、犯行明確,故決定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最終,149名犯罪嫌疑人自願認罪並簽立切結書。由於大部分被告人認罪認罰,對指控的犯罪事實、罪名、量刑建議均認可,原來可能要一個月以上的庭審,卻只用了2週就全部完成,節省司法資源。

光是廣東省檢察院2017年就辦理了1萬8千餘件認罪認罰的刑事案件,廣東省檢察院還明確規定,辦理認罪認罰從寬案件應當聽取被害人或其近親屬、法定代理人的意見,要將被告人與被害方是否達成諒解協議,做為擬定量刑建議的重要考量因素,盡力爭取被害方權益。

針對冤錯假案部分,在檢察院的部門預算支出項目中有一項是「國家賠償」,以2018年深圳市檢察院來看,國家賠償的預算金額列了100萬人民幣,可見大陸法部門已經開始重視冤假錯案的公部門賠償責任。

 

 

文章取自2018年03月26日 東森新聞雲名人論壇 文/黃致傑(台籍大陸律師)

 中檢再進化 : 量型科學化、冤案國賠

 

延伸閱讀: 黃致傑/中國也在司法改革 大陸法院想破三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