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立讯精密(54.780-2.71-4.71%)(002475.SZ)回应称,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决定对特定电连接器和保持架组件及其产品发起337调查对公司目前的生产经营不会造成实质性影响。

立讯精密是市值4000亿级的苹果产业链大白马,也是众多基金的重要持仓股,公司涉案的消息备受市场关注。对此,多位知名法律专家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对337调查要理性对待,回归法律思维,建议企业积极应诉。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ITC此次对涉案相关企业产品发起的337调查,目前还没有相关结论,涉案的两家中国公司可以聘请律师,向ITC进行举证,证明自己没有侵权。

刘俊海说,这其实是个事实问题。目前仅仅是启动调查阶段,如果被调查公司有证据证明自己没有侵权,证明自己是清白的,那调查就终结了,也不会有更进一步的结果。如果证明确实有侵权行为,那就只能按人家的相关规定走。

刘俊海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归法律思维,回归证据,不要泛政治化。“我们国家商务部的新闻稿就很理性,很中立。有理走遍天下,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如果企业有(侵权),就跟对方调解,该补偿的补偿。如果没有这回事,对方诬告,那你还跟对方没完哩。”

刘俊海建议在法律思维上来化解这件事,“我的看法是一定要理性对待,保持定力,不要头脑发热。我不赞同把很多部门扯进来。当然,今后如果中资企业发现被他国企业侵犯知识产权,我们也可以照猫画虎来依法主张行使权利。”

全国涉外律师领军人才、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要合伙人邹红艳表示,某种意义上,“337调查”是一种国际贸易的单边保护制度,其程序设计相对有利于请求方(原告),比如申请门槛低、取证限制小、程序周期短、执行速度快等等。

邹红艳律师说,虽然近几年337调查的被诉涉华企业数量上升,但我国企业在337调查中获得主动的案例也越来越多,比如大疆就成功获得了不发布禁令的胜诉结果。不过她也提醒,要注意到我国企业整体在应对“337调查”中胜诉率不算高。“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8年我国企业涉“337调查”的败诉率占43%,和解率28%,胜诉率29%。”

邹红艳律师说本次调查系个案,不具有行业针对性。“本次针对立讯精密的调查,请求方的主张是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也就是说,即使请求方主张得到支持,也仅对被诉的侵权企业采取措施,不具有行业针对性。”

她建议,对于企业而言,应对337调查,长期来看,要重视核心技术的掌握,也要重视海外知识产权的战略布局。短期来看,如果被诉,首先要积极应诉(如果消极缺席,请求方的主张得到支持的可能性将大幅提高),并应由专业团队承担应诉具体工作,充分利用程序规则(比如启动百日程序等),同时寻求多方指导与支持等组合应对措施。

資料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21-01-25/doc-ikftpnny1487916.s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