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澎湃新聞報道,2011年11月,杜彬花了1234萬元與內蒙古景瑞隆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景瑞隆公司”)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因未按期交房,杜彬申請了財產保全,而在財產保全期間景瑞隆公司又將爭議房產處置給第三人。隨後烏海中院認為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項金平涉嫌非法處置查封財產罪,移交烏海市公安局海勃灣區分局立案偵查,三次發函後,公安機關作出不予立案的通知。

7年奔波維權積勞成疾,2020年底,48歲的內蒙古烏海生意人杜彬死了,他死的那一刻也沒要回他的債權。隨後他的哥哥接過維權接力棒,並向內蒙古自治區及中央政法隊伍教育整頓指導組反映情況。

4月21日下午,上游新聞記者從烏海市人民檢察院相關負責人處獲悉,目前該案已由內蒙古自治區政法隊伍教育整頓指導組交辦至烏海市,烏海市委對此高度重視,4月初在烏海市人民檢察院設置專案組,由市委書記唐毅牽頭。該負責人還表示,目前相關線索情況正在核查中。

未按時交房 申請財產保全

杜彬的哥哥杜軍告訴上游新聞記者,他們整個家族都是做生意的,因此家裡有一些積蓄。2011年11月4日和11月8日,杜彬與景瑞隆公司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分別以354.27萬元(實際打款金額335萬元)和899.424萬元的價格,購買景瑞隆公司在烏海市海勃灣區開發的澳林花園小區一期2號樓連體商鋪1-5號房、1號樓三層連體商鋪1-6號房。

合同約定,景瑞隆公司應該於2012年12月30日前,將商品房經驗收合格後交付給杜彬,合同在履行中發生爭議、協商不成的,提交給烏海仲裁委員會仲裁。

當年11月14日,景瑞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項金平寫下一份保證書,保證“公司所開發樓盤澳林花園1號樓、2號樓的底商部分如能網簽商品房買賣合同,本公司保證第一時間與杜彬簽約;如本公司違約,願承擔由此產生的所有經濟責任和給杜彬帶來的所有經濟損失;總購房款共計1234萬元,每平米單價3000元”。

到了2012年底,景瑞隆公司並未按照合同約定交房,杜彬多次督促後未果,於2013年9月17日向烏海仲裁委提交仲裁申請,並提交財產保全申請,後烏海仲裁委向海勃灣區人民法院提交財產保全函,海勃灣區人民法院於2013年9月23日作出民事裁定:查封澳林花園小區一期2號樓連體商鋪1-5號房和1號樓三層連體商鋪1-6號房屋。9月29日海勃灣區人民法院向烏海市房屋產權交易登記中心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並送達該保全查封的民事裁定書。2013年10月8日項金平收到上述裁定書,同時為其製作送達筆錄強調查封期間未經准許不得處置等內容。

2015年7月12日,烏海仲裁委作出(2015)烏仲裁字第45號裁決書,認定雙方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有效,裁決景瑞隆公司交付杜彬所購商品房。

財產保全期間房屋出賣第三人,並作網簽備案

仲裁裁決生效後,景瑞隆公司向烏海中院以“仲裁程序違法、與杜彬簽訂了融資合同、與杜彬是借貸關係並非房屋買賣合同關係”為由,請求撤銷(2015)烏仲裁字第45號裁決書。

與此同時,杜彬向烏海中院提出強制執行申請。烏海中院對45號裁決書要求交付的房屋進行了裁定查封,然而,在查封過程中發現,上述房屋購房合同備案登記受讓人為第三人吳某某。法院又從烏海市房屋產權交易登記中心證實,2014年11月景瑞隆公司與吳某某簽訂了網簽合同,並進行備案登記。

2015年8月6日,烏海中院執行局對項金平和吳某某進行詢問並製作筆錄,項金平稱因購房戶上訪,吳某某作為施工單位借此不予施工,建委協調讓其將爭議房產抵賬給吳某某,承認將法院已經查封房屋進行處分的事實。吳某某則稱其是澳林花園項目的施工方,因開發企業無法按期支付工程款,所以將上述房屋抵頂工程款,網簽購房合同,登記備案至自己名下。烏海中院執行局承辦人隨即到房屋現場了解情況發現,所有爭議房屋均由吳某某實際占有使用。

當年8月13日,項金平還向烏海中院執行局承認,上述房屋是自己授意公司工作人員與吳某某簽訂房屋買賣合同並網簽備案登記,並對海勃灣區法院的查封裁定和執行筆錄均認可,明確知道法院查封的事實。

此外,在執行期間的2015年8月7日,案外人吳某某向烏海中院提出執行異議,稱其已經合法取得房屋所有權並實際占有使用,認為對裁決書確定給付的房屋繼續執行不符合法律規定,要求中止對上述房屋的執行。2015年8月17日,烏海中院作出(2015)烏中執異字第7號《執行裁定書》,認為案外人吳某某的異議成立,裁定中止仲裁裁決的執行。
然而矛盾的是,針對此前景瑞隆公司請求撤銷(2015)烏仲裁字第45號裁決書一事,2015年11月3日,烏海中院作出民事裁定認定:雙方簽訂了《商品房買賣合同》,也有購房款收據,同時提交了保證書,故《商品房買賣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仲裁裁決程序未違法,駁回景瑞隆公司訴訟請求。

執行異議及解除查封 均未通知申請人

不僅作出的裁決自相矛盾,杜軍還表示,吳某某提出的執行異議,法院並未告知申請執行人杜彬,烏海中院作出第7號執行裁定書也未送達給杜彬,剝奪了杜彬的知情權、答辯權和訴訟權。

2016年9月22日,烏海中院作出(2015)烏中執字第65號《執行裁定書》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2017年2月23日,烏海中院解除了對涉案房產的查封。

2021年3月11日,烏海中院為了完善法律程序,將2015年8月17日作出的(2015)烏執異議字第7號《執行裁定書》補充送達給杜彬代理律師,簽署送達回證、製作送達筆錄。也就在當天,律師向烏海中院遞交了執行異議之訴的立案材料,法院審查後予以立案。立案後,律師因擔心爭議標的物再次被處置,提出書面財產保全申請,並提供等值的財產擔保。目前法院尚未作出裁定。

因涉非法處置查封財產犯罪移送公安 5年未予立案

因在執行程序中發現項金平有非法處置查封財產的犯罪涉嫌,2015年12月4日,烏海中院以移送函方式將該犯罪線索移交烏海市公安局海勃灣分局進行偵辦,並隨案移送了烏海中院執行局調查的相關證據材料複印件。但是此後4年,案件偵辦一直沒有進展。

2019年5月,烏海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二次進行移送,此後一年多案件依然沒有結論。

2020年12月14日,杜彬的代理律師向海勃灣區檢察院遞交《偵查監督申請》,同時也向烏海市公安局提起立案監督申請、向烏海中院遞交請求法院向檢察院提起偵查監督的申請等。12月23日,烏海中院向海勃灣區公安分局發出《督促案件辦理情況的函》催促偵辦該案。

2020年12月30日,海勃灣區公安分局作出《不予立案決定》,送達給烏海中院,並告知代理律師不予立案的結果。

今年1月4日,代理律師以受害人名義向海勃灣區公安分局申請複議,並向海勃灣區人民檢察院提起《立案監督申請》,請求檢察機關對項金平涉嫌非法處置查封財產罪進行法律監督,責令公安機關立案偵查。2月4日收到海勃灣區公安分局複議決定,維持不予立案決定,後向烏海市公安局提請複核。

2月25日,海勃灣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向杜彬哥哥杜軍送達了書面答覆,同時口頭解釋不予立案理由為:涉案房屋系規劃的物業用房,項金平不享有所有權和處分權。
住建局給法院發函稱“不能進行查封”

上游新聞記者還了解到,杜彬與項金平及其控制的內蒙古金玲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內蒙古景瑞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烏海市東信泰峰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統稱為被執行人),存在多筆借貸,後因被執行人未按時還款,向海勃灣區法院提起訴訟。

經海勃灣區法院審理,分別作出(2013)烏勃民一初字第01855號《民事調解書》和(2015)烏勃民一初字第00623號《民事調解書》,雙方對債務清償達成給付意向。

兩份調解書生效後,被執行人均沒有履行,後杜彬申請強制執行,執行期間查封項金平公司名下澳林花園小區住宅14套房產、15輛汽車、新建的汽車4S店地上建築物;同時輪候查封項金平名下三棟平房、一棟別墅洋房等。然而截至記者發稿時,僅僅執行回款(三輛汽車)60萬元左右。

期間杜彬代理律師多次申請評估、拍賣已查封的標的物,但海勃灣區法院至今未啟動相關法律程序,執行案件處於擱置狀態。

另據代理律師稱,項金平開發的澳林花園小區,又新建三棟商業及住宅樓(建築面積9500平方米),申請人遂請求法院查封該房產與執行標的等值房屋。後經查實,新建的三棟樓房全部房屋,被執行人已經與烏海市住建局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並進行了網簽備案登記。
由於代理律師一再催促法院保全查封事宜,2021年2月20日烏海市住建局向海勃灣區法院發出《關於澳林花園項目不能進行查封的函》,法院以此為由拒絕了代理律師的查封保全申請。

記者獲得的《關於澳林花園項目不能進行查封的函》顯示,如果新增商業房被查封,澳林花園項目將無法繼續推進,還將引起大量老百姓上訪等一系列問題,查封申請人的權益也未能兌現,形成死結,更不利於問題解決,綜合考慮,我局建議不能對新增1#-3#商業樓進行查封。

政法隊伍教育整頓指導組已介入

2020年12月20日,長達7年奔波維權、積勞成疾的杜彬死了,時年48歲。他沒等來房屋買賣合同中的商鋪,也沒等來退款,甚至連公正的判決也沒等來。杜彬臨終前抓住哥哥杜軍的手說,他拖累並拖垮了整個家庭,對不住70多歲的父母還有自己的孩子。

“他死的時候,眼裡還噙著淚。”杜軍說,弟弟一生本本分分做人,對此他的朋友和生意夥伴都非常的惋惜。

杜彬交了錢卻始終沒等來交房的商鋪,位於烏海市人民政府東側200米、110國道西側20米的澳林花園小區,從2011年起,幾百戶業主陸續購買了澳林花園2期8、9號樓,購房合同中約定的交房日期為2015年11月30日前。

據《內蒙古晨報》報道,早在2014年7月,一權威媒體在網上開設的“領導留言板”欄目,就有多位澳林花園小區業主反映稱,當年開發商項金平明確表態他的資金鏈斷裂,已經沒有能力完成工程建設,但小區2期商品房預售公告已經刊發。

此外,在一些論壇和貼吧都有反映項金平及澳林花園小區的相關情況,一位網友稱:“一個經營十年卻能讓小區物業硬化面積不足10%的開發商,一個能讓許多新人因無房入住而勞燕分飛的拆廟者,一個能讓很多父母去世了都沒見到自己新房的××!”

今年4月18日,有網友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反映澳林花園小區內建商用樓的情況,該網友稱,“澳林花園小區由於開發商資金鏈斷裂,修改原有規劃,在住戶樓中加蓋商用樓。聽證會代表無業主。無公示通知用戶。投訴開發商打著政府拯救爛尾樓的旗號,強行建築,恐嚇咒罵質疑業主。同時投訴有關部門給開發商開綠燈,下發批文”。

上游新聞記者在當地採訪發現,關於澳林花園小區的項目,當地民眾幾乎都有耳聞,“都爛尾好多年了”“因為沒交房,導致許多群眾上訪”。
在澳林花園小區北側,有兩棟已經蓋好但是裸露著鋼筋水泥的樓房;而在小區南門兩棟臨街樓房的底商,就是上述爭議的1、2號樓一、二層臨街連體商鋪,然而記者並未從中發現
“物業用房”,這些商鋪均已用於超市、飯店、美發廳經營。

記者登錄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發現,項金平有23條被執行記錄。

據杜軍向記者介紹,與項金平有關的涉案債權超2億元,8年多時間僅要回60萬元。被執行人項金平不僅沒有被追究非法處置查封財產的刑事責任,就連拘留、罰款等司法制裁措施也沒有受到,至今項金平及其家庭成員住著大平層豪宅、開著幾百萬元的豪車,坐飛機出行也沒有受到影響,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

4月21日下午,上游新聞記者從烏海市人民檢察院相關負責人處獲悉,目前該案已由內蒙古自治區政法隊伍教育整頓指導組交辦至烏海市人民檢察院,4月初在烏海市人民檢察院設置專案組,由烏海市委書記唐毅牽頭負責。該負責人還表示,該案件已經引起中央指導組的高度重視,是中央指導組督辦案件,目前相關線索情況正在核查中,爭取5月1日前有一個初步結果。

此外,記者隨同律師見到了海勃灣區法院執行局局長敖利傑、副局長苗建軍,他們分別表示,相關執行工作仍在進行之中。

資料來源:http://hk.crntt.com/doc/1060/6/8/1/106068133.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6068133&mdate=042415474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