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本該於6月22日結束的司法拍賣因為叫停引發關注,原因是拍賣物“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價格從80元被炒到了8732萬。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瀏覽阿裡司法拍賣網站看到,由於“拍品與實際競拍價格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炒作與競價行為”,“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的拍賣已經中止。

  6月21日下午拍賣的這張青眼白龍紀念卡牌,原本屬於一名“95後”——張雨傑因涉嫌貪污罪,於2020年4月29日被天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同為張雨傑被拍賣的標的物,評估價50元的U盤在拍賣中被炒到了3.98萬元,也因“拍品價值與實際競拍價格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抬價的行為”拍賣被中止。

  “如果評估拍賣物的價值比較低,就容易出現(惡意出價的情況),這種情況未必是有組織的,更可能是一些人出於開玩笑的目的導致的。另一方面,這種行為算阻礙拍賣的行為,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況對行為人罰款拘留,若情節比較嚴重,比如蓄意破壞,可能會承擔刑事責任。”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趙虎告訴貝殼財經記者。

青眼白龍卡牌值多少錢?法院:真偽難辨100元 有賣家標價20萬

  被拍出8700萬天價的這張游戲卡牌是什麼來頭?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了解到,青眼白龍卡牌是日本動畫片《游戲王》的經典形象,其與另一張卡牌“黑魔導”是《游戲王》動畫片中兩大主角的招牌怪獸卡,在粉絲心中有著極高的地位。在漫畫及改編動畫世界觀中,這張卡世界上只有四張,屬於超級稀有卡。

  公開資料顯示,“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是《游戲王》20周年之時官方發行的紀念卡,全球限量發行五百張,以純金打造而成,2019年曾以標價20萬日元(約合1.175萬人民幣)在官網進行抽選販賣。

  6月22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日本相關電商網站檢索發現,有賣家以358萬日元左右的標價出售“青眼白龍游戲王紀念卡牌”,折合人民幣約21萬元。這樣看,此次司法拍賣被中止時的價格已經遠超該標價。

 但需要注意的是,法院“標的調查情況表”介紹,該卡牌“使用年限不明,長久未使用,無任何配件及說明書,此標的為二手物品。(品牌真偽不詳,僅供參考,以實地看樣為准)”由此,法院對該卡牌的評估價僅為100元,一拍價僅為80元。

  競買記錄顯示,6月21日起拍後短短32分34秒,就有2105人出價拍賣,最後一名競買號為Y8745的出價人開出了高達8732.6098萬元的價格。

  “還有24小時才結束,很多人想著肯定輪不到自己是最後一個,就瞎起哄。”有青眼白龍貼吧的網友表示。

  此次拍賣的處置單位為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貝殼財經記者發現,截至拍賣中止,此次拍賣共有1.8萬人報名,7.7萬人設置提醒,242.75萬次圍觀,競買記錄2105次。

天價卡牌背後的95後主人:貪污存量房托管資金近7000萬 U盤又被炒到近4萬

  公開資料顯示,6月21日下午拍賣的這張青眼白龍紀念卡牌,原本屬於一名“95後”。

  根據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滁檢二部刑訴〔2020〕8號),被告人張雨傑1995年生於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區,因涉嫌貪污罪,於2020年4月29日被天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據調查,張雨傑在滁州市某存量房資金托管崗位工作期間,利用其填寫托管協議、開具資金托管憑證和收取買房托管資金等職務便利,采取收取托管資金不入賬直接侵吞、偽造收款事實利用單位賬戶中公款支付其個人買房費用、虛構買房事實騙取單位公款等方式,多次貪污存量房托管資金計6993.25萬元。

  如2019年1月和2月,張雨傑利用職務之便,以其時任女友周某某的名義購房,在未繳納購房款的情況下,開具虛假的滁州市存量房交易資金托管憑證,并根據虛假托管憑證侵吞托管資金260萬元、390萬元。

  除青眼白龍卡牌外,張雨傑用貪污款購買的大量“奢侈品”還包括海南黃花梨手串、紀念鈔、名表、鍍金鑲鑽PS4手柄、五億限定版PS4Pro主機、《戰神4》限定版PS4Pro主機等游戲機產品。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上述部分物品已經被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掛上拍賣網站。一些已經拍賣成功,如評估價3萬元,一拍價2.1萬元的勞力士黑面手表在競買53次後,最終以4.95萬元價格成交。

  值得注意的是,同為張雨傑被拍賣的標的物,評估價50元的SanDisk牌U盤的拍賣情況再次上演了青眼白龍卡牌拍賣的“劇情”,該次拍賣有209人報名,30萬次圍觀,競買1186次後價格被炒到了3.98萬元,最終因“拍品價值與實際競拍價格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抬價的行為”拍賣被中止。

房產無人出價 低價物“扎堆”報名 律師:阻礙拍賣或擔刑責

  價格炒到8732.6098萬元後,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決定中止拍賣。

  對此,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趙虎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法院司法拍賣押金一般是起拍價的5%-20%,在此次事件中,該卡牌的起拍價不算太高,押金很少,但最後卻出現了不正常的高價,這種情況可能是在惡意炒作或者惡意出價,以至於影響了拍賣的成功,後續即便有人拍到了有可能也不會付費。這種情況下,基本上會流拍。“很多網友就是花了少部分錢在那裡競價,這是一個不正常的情況,影響了拍賣的正常進行。”

  貝殼財經記者瀏覽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拍賣標的物發現,標的物中有不少房產、商鋪等,評估價多為幾百萬元,但幾乎所有的房屋拍賣都無人出價。而一些價值較低的拍賣物,如眼鏡、手機、拉杆箱等則有多人報名。如評估價1元的照相機拍賣有281人報名,評估價35元的眼鏡有30人報名。

  在趙虎看來,房屋等起拍價比較高的拍賣物一般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它起拍價高,押金也高,很少有人冒著損失押金的風險出高價,因為如果中了不履行押金就沒了。但如果評估拍賣物的價值比較低,就容易出現(惡意出價的情況),這種情況未必是有組織的,更可能是一些人出於開玩笑的目的導致的。”

  “根據民事訴訟法,這種行為算阻礙拍賣的行為,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況對行為人罰款拘留,若情節比較嚴重,比如蓄意破壞,可能會承擔刑事責任。”趙虎表示。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台籍大陸律師-《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迎修訂,遏制大數據殺熟意義大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