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反诈主播,请问您是什么主播?”“我是娱乐搞笑的,哥,我没犯啥事……”这是河北秦皇岛反电信诈骗民警正在直播连麦,宣传由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组织开发的“国家反诈中心”App。

“账户有风险,请核实对方真实身份后再转账。”这是一款交互模拟产品“反诈盲盒”,一位网络“男友”会用各种甜言蜜语“哄骗”你转账,在此过程中,屏幕上不停有弹窗提示防骗信息,AI客服也会对你“百般劝阻”。

2021年10月28日,在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三堤口街道庆相桥社区,民警给居民讲解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常识。图/新华社发 万善朝 摄

实践中,公安等相关部门创新宣传形式,运用新技术手段,不断为筑牢反电信网络诈骗“防火墙”提供新思路。

但整治电信网络诈骗,归根到底还应从立法上寻求破解思路。令人振奋的是,2021年10月19日,反电信网络诈骗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初次审议,这是我国首次针对电信网络诈骗专门立法。

反电信网络诈骗法专门立法,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统筹发展和安全的必然要求。当前电信网络诈骗活动多发高发,形势严峻,严重危害人民群众利益和社会和谐稳定。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对反电信网络诈骗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关键环节和制度构建,以及加强法律制度建设等提出明确要求。

“犯罪分子利用新型电信网络技术手段,钻管理上的漏洞,利用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网络黑灰产业交易等实施精准诈骗,组织化、链条化运作,跨境跨地域实施,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宁说。

为切实维护广大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其他合法权益,此次反电信网络诈骗专门立法,立足综合治理、源头治理和依法治理,侧重前端防范,从法律制度层面筑起反电信网络诈骗“防火墙”,是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的又一重要举措。

反电信网络诈骗法专门立法,是反诈骗工作实践的迫切需要。各地区各部门持续开展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打击治理,捣毁了不少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取得了明显成效。然而,事后打击力度不足,事前防范存在薄弱环节,难以从根本上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的高发多发态势。

据新华社报道,2020年,全国共立案电信网络诈骗案件92.7万起,案件造成群众损失353.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18.6%和68.7%,此类犯罪警情占全部刑事警情的比例超过40%。2021年1至8月份有数据显示,电信网络诈骗立案已经达到了65.5万起,同比上升了12.3%……诈骗手段不断翻新,诈骗组织呈职业化、团体化发展,且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成本低、收益高、易复制、难追查,反电信网络诈骗专门立法刻不容缓。

反电信网络诈骗法专门立法,对症下药,立法“小切口”,解决大问题。反电信网络诈骗法草案初审稿,全文共七章三十九条,但每一个规定都“实打实”。

草案明确了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部门、金融等行业主管部门、电信业务经营者等各方主体责任。一些委员审议时提出,应当进一步完善相关规定,压实各方主体责任,避免“九龙治水”。

草案提出要落实实名制,规定电话卡、互联网服务真实信息登记制度;支持研发电信网络诈骗反制技术措施,统筹推进跨行业、企业统一监测系统建设,为利用大数据反诈提供制度支持;加大力度惩处非法买卖、出租、出借电话卡、物联网卡、金融账户、互联网账号行为,实施惩戒措施……

随着金融资金结算方式多样化、快捷化,诈骗对象选择呈精准化发展,群众防骗知识缺乏,导致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屡打不绝。反电信网络诈骗法专门立法,对预防、遏制和惩治电信网络诈骗活动出实招、硬招,筑牢反电信网络诈骗“防火墙”!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5年4次起訴離婚均被駁回:司法莫被“暴力威脅”綁架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