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法制日報報導,擊破一個“老鄉式、家族式”涉“兩卡”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團夥需要多長時間?

  湖北省孝感市公安局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偵查支隊給出的答案是9個小時。

  5月10日,孝感市公安局新偵支隊經過對“兩卡”線索的串並、分析、研判,向大悟縣公安反詐專班推送了一條涉“兩卡”線索。經市縣兩級一體作戰、捆綁作業,迅速“拼接”出一條清晰完整的證據鏈,並立即開展抓捕工作。

  鐵證面前,落入法網的犯罪嫌疑人低頭認罪,並交代了這個專找老鄉和親屬收購、借用、租用銀行卡用於電信詐騙的“黑灰產”團夥的犯罪細節。民警立即循線找人,將該團夥“連根拔起”。

  作為孝感市公安局“打擊電詐數智大腦”,新偵支隊從組織領導體系、數據技術支撐入手,做實“研交辦督結”工作閉環,為“打、防、管、控、建、用”等打擊治理環節提供強力的信息技術支撐。

  記者近日瞭解到,孝感市公安局創新警務機制、建立新警種的舉措在全國並非孤例。

  為應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新變化,各地公安機關以數據賦能為核心,全面構建打擊電詐犯罪的智慧中樞新機制,打造一體化打治“新引擎”,全力破解電詐難題,守護好群眾“錢袋子”。

  整合數據資源

  仲夏時節,坐落在大別山南麓、澴水河畔的孝感市孝昌縣,群眾安居樂業,處處生機盎然。然而,5年前,這裡曾因電詐犯罪輸出問題被公安部掛牌約談。

  “相比於其他地方,孝感當時面臨著‘被人騙和騙別人’的雙重壓力。對此,2021年孝感市公安局搶抓機遇、先行先試,率先從體制和機構上以改破題,決定成立專業警種應對職業犯罪。”孝感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張勁鬆告訴記者,孝感公安機關於當年9月在全市公安機關遴選36名工作經驗豐富的精兵強將,成立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偵查支隊,同時通過整合數據資源、重塑業務流程,下放各類系統數據應用權限,實現實體化運轉。

  “這支隊伍的出現徹底打破了警種壁壘和傳統合成模式,做到全天候、全時空、全方位服務一線辦案。”張勁鬆說,一年來,新偵支隊還通過“公安夜校”、技能比武、跟班實訓等培養鍛造一大批會數據挖掘、實戰建模、產品研判,並能直接服務於實戰的“數據警察”,提高了全市打擊治理電詐犯罪的水平。

  拆“煙囪”、破“孤島”、匯人才、賦權限。在距離孝感800多公里外的浙江省紹興市和1400多公里外的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兩地公安機關也在進行著相似的探索。

  2021年2月4日,紹興市公安局涉網犯罪偵查支隊(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研究中心)正式掛牌成立。

  “當前以電詐為代表的涉網犯罪已占總刑事立案數的50%以上,隊伍的成立標誌著紹興打防涉網犯罪進入了新階段。”據紹興市公安局涉網犯罪偵查支隊副支隊長趙立勝介紹,涉網犯罪偵查支隊在敏銳感知刑事犯罪態勢變化、優化打擊犯罪策略的同時,持續推進隊伍專業化建設,把支隊打造成人才聚集地、新警實習地和人員培訓地。

  2021年12月,包頭市公安局原公共交通治安分局正式更名為包頭市公安局電信網絡犯罪偵查局。成為目前內蒙古自治區公安機關中唯一一家偵查打擊電信網絡犯罪的准縣級專業分局。

除了增設適應各類集成化作戰指揮的獨立業務區域、配備工作終端103套外,包頭市公安局還在全市範圍進行民警“雙向選擇”,將一大批辦案經驗豐富的年輕民警充實到新隊伍中來。

  “不同地區針對各自轄區內的高頻、重要案件,成立專業警種進行重點打擊,能夠更好地保護社會公共利益和公民個人權益。”北京大學法律與人工智能研究中心教授劉露在接受採訪時說,電詐犯罪具有“廣撒網”的特性,打擊治理工作也需要做到全國“一盤棋”。她建議,上級機關對各地探索實踐形成的有益經驗進行及時總結、提煉、集成、推廣,統一提升打擊治理的專業化水平。

  緊盯新型犯罪

  對大案,打破常規,案發後第一時間召集相關警種集群上案;

  對類案,發揮警種優勢專長,強化各類信息數據的專業研判,開展集中攻堅;

  對小案,簡化審批環節,通過網上平台為基層提供全方位的智能支撐;

  ……

  孝感市公安局新偵支隊自成立以來,緊盯各種新型犯罪特點因案施策、狠打“七寸”,加強個案分析、類案串並、大案攻堅,對刷單、殺豬盤、冒充客服等高發案件,輪番開展全域集群會戰打擊。 

 當被問及打擊治理電詐犯罪的具體成效時,孝感市公安局新偵支隊支隊長喻澤華亮出了這樣一組數據——

  2021年孝感全市破獲電詐案件2045起,抓獲電詐犯罪嫌疑人5933人,本地窩點基本動態清零。今年以來,全市50萬元以上電詐案件共發案21起,破案17起,破案率達81%,破獲電詐大案能力顯著提升。

  紹興市公安局涉網犯罪偵查支隊整合多維數據資源,在多個網絡應用端開發接警處置、預警提醒、技術反制等應用子場景,實現了一站集成、多跨協同。建隊以來,發起全國性集群打擊8起,追繳贓款3099萬餘元,緊急止付潛在受害人賬戶9110個、3873萬餘元。

  “目前,我局將分布於全市不同地理位置的基層公安戰鬥單元緊密聯繫在一起,形成縱向到底、橫向到邊的扁平化網狀指揮脈絡,將研判串並生成的‘信息產品’統一推送,直抵基礎作戰單元,全方位提升打治電詐犯罪的速度和精度。”包頭市公安局電信網絡犯罪偵查局局長李志宇表示。

  “‘以專業打職業’‘以技術打騙術’,一系列新舉措做到了以專制勝。”劉露評價說,犯罪分子利用互聯網,能夠超越物理空間的限制,實施遠程犯罪行為,而各地新成立的反詐警種應當發揮數據優勢、提升數字動能,開展跨行政區劃、跨行政級別的協調辦案,進一步實現了打擊治理提質增效。

  設定反詐指數

  “反詐指數”——隨著專業化打防電詐工作縱深推進,這一新名詞迅速在紹興市各行各業引發關注。

  今年以來,紹興市公安局涉網犯罪偵查支隊圍繞發案、宣防、打擊、治理、督導5個方面57個維度分類設定反詐指數,依托全民反詐平台實行任務發布、結果反饋閉環管理,全面科學評估各地各部門反詐工作績效。 

“我們將打防電信網絡詐騙工作納入漠視侵害群眾利益專項治理行動,督導督辦、掛牌整治、‘一案雙查’等納入執紀監督、人事管理範疇,倒逼履職盡責。”趙立勝說。

  工作中,孝感市公安局新偵支隊推動建成了全市首家反電詐體驗館,並依托數據建模實行圈層管控、觸網攔截,全力營造“不敢詐、不想詐、不能詐、不被詐”濃厚氛圍,治理成效初顯。

  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分子作案手段不斷翻新,打擊治理須以變應變,以新應新。

  對此,劉露建議,各地公安機關要科學推動金融、通信、互聯網等行業主管部門切實履行監管責任,全面堵塞漏洞,全力鏟除“黑灰產”。

  “從個人信息保護法角度看,特定身份、面容、指紋等屬於敏感個人信息,一旦為詐騙分子所掌握,將助長其實施犯罪行為。”劉露還建議,公安機關需要持續開展與其他行政執法部門、互聯網平台企業的合作,進行多部門、多主體的警企聯動,督促互聯網平台履行好個人信息保護義務,減少個人信息洩露事件和電詐犯罪這一次生災害的發生。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大陸公安部公布常見電信網路詐騙案:刷單返利案最多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