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年新法上路 環保稅將衝擊台商
黃致傑
Posted in 媒體最新訊息, 東森新聞雲

中國新年新法上路 環保稅將衝擊台商

東森新聞雲 – 中國新年新法上路 環保稅將衝擊台商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東森新聞雲 – 中國新年新法上路 環保稅將衝擊台商   2018年1月1日,中國即將正式實施一批新的法律法規,其中一些新規可能跟生活在大陸的台商或臺胞息息相關,不可不注意。

長居對岸親人亡故 兩岸債務怎麼解
黃致傑
Posted in 媒體最新訊息, 東森新聞雲

長居對岸親人亡故 兩岸債務怎麼解

東森新聞雲 – 長居對岸親人亡故 兩岸債務怎麼解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東森新聞雲 – 長居對岸親人亡故 兩岸債務怎麼解   老劉是位30歲、單身的翻譯人才,1997年大陸改革開放初期,幾乎所有的涉外國行業都需要翻譯人員,老劉正巧趕上了這一波的「外國潮」

對岸婚姻採夫妻共同財產制
黃致傑
Posted in 媒體最新訊息, 東森新聞雲

對岸婚姻採夫妻共同財產制

東森新聞雲 – 對岸婚姻採夫妻共同財產制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東森新聞雲 – 對岸婚姻採夫妻共同財產制   據統計,至2016年,有近300萬台灣人長期或經常居住於中國大陸,不論是早期的設廠、就業,或至近年來的就學和創業,在大陸的財產權益已經成為台商、台胞(尤其是台灣家屬)不可不知的法律問題了。

大陸嚴打電信詐騙 知情與否罪刑差很大
黃致傑
Posted in 媒體最新訊息, 東森新聞雲

大陸嚴打電信詐騙 知情與否罪刑差很大

東森新聞雲 – 大陸嚴打電信詐騙 知情程度讓罪刑差很大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東森新聞雲 – 大陸嚴打電信詐騙 知情程度讓罪刑差很大   小賴是台灣的大學應屆畢業生,去年5月份剛結束期未考就急著找工作補貼家用,小柯是他的學長,他跟小賴說:我告訴你一個好康,可以去大陸旅遊又可以賺錢,主要是幫兩岸都有設廠的台商節稅轉帳。

兩岸婚仲騙台胞 結婚容易離婚真難
黃致傑
Posted in 媒體最新訊息, 東森新聞雲

兩岸婚仲騙台胞 結婚容易離婚真難

東森新聞雲 – 兩岸婚仲騙台胞 結婚容易離婚真難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東森新聞雲 – 兩岸婚仲騙台胞 結婚容易離婚真難   居住在台北市的小莊是家中獨子,也是鄰居口中的孝子,為了侍奉多病的父親,到了40歲尚未婚配,雖然相親了多次,始終未覓得適合的另一半。

台商西進小心踏入合同陷阱 !
黃致傑
Posted in 媒體最新訊息, 東森新聞雲

台商西進小心踏入合同陷阱 !

東森新聞雲 – 台商西進小心踏入合同陷阱 ! 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 | 東森新聞雲 – 台商西進小心踏入合同陷阱 !   台灣的電子產品行銷全世界,研發技術更是獨步全球,在台灣的「宏○電子科技公司」VR(虛擬實境)軟體屢次在國內外科技展中獲得大獎,也吸引了中國四川省陸商「騰○科技行銷公司」的目光,以其資金優勢簽訂了中國大陸的分區代理權,雙方並約定了以下內容(摘錄): 一、除了台灣宏○公司已開發的4項產品外,台灣宏○公司將來的新產品都應以每件人民幣500萬的權利金交付大陸騰○公司代理四川市場,並在深圳市指定地點交貨。 二、因大陸騰○公司為行銷台灣宏○公司的產品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財力,若台灣宏○公司違約則應退還權利金並負擔合同總金額50%的違約金;反之,若大陸騰○公司違約,則應將大陸騰○公司因此合同所有獲利賠償給台灣宏○公司。 三、雙方若有爭議應友好協商解決,無法協商解決時,任一方均可申請仲裁或人民法院訴訟。唯仲裁或訴訟期間不停止授權使用。 台灣宏○公司一時未察,亦未交付大陸律師為其審閱合同,匆促簽約後即全力投入研發第5項產品。大陸騰○公司收到台灣宏○公司的第5項產品後即刻投入行銷,但卻遲遲未付款項給台灣宏○公司,大陸騰○公司甚至改標籤換包裝,以自己的公司名行銷出售,糾紛遂起。 有道云「入境隨俗」,台商著眼於大陸龐大的市場商機,經常是一頭熱的燥進,未明遊戲規則,先遭受到合同陷阱。前進大陸的台商經常是「客隨主便」,由大陸合作方提供合作的合同,簽約前為了節省數千元的律師審閱費,至產生了糾紛後,往往要花費數十倍、數百倍,甚至是數千倍的損失代價,台商因小失大。 依照大陸《合同法》第12條規定,合同的內容由當事人約定,一般包括以下條款:1.當事人的名稱或者姓名和住所;2.標的;3.數量;4.品質;5.價款或者報酬;6.履行期限、地點和方式;7.違約責任;8.解決爭議的方法。其中最容易被台商忽略的不外乎是「違約責任」和「解決爭議的方法」。另外,尚有簽約主體是否適格?例如兩家公司簽訂合同,卻只有雙方的總經理簽名,未有附件之公司授權委託書,亦未蓋有公司公章,簽約主體當然不適格;主體是否有足夠資質?例如簽約的貿易公司是否有進出口權;主體是否正常營業中等等。 而違約金和損害賠償,不可以同時寫入約定條款,因為大陸《合同法》第114條第二款前段的規定,約定的違約金低於造成的損失,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增加。意即是,不能在主張違約金的同時主張損失賠償,而是只能請求增加違約金。 但是在大陸《合同法》當中,違約責任的一般原則是「補償性為主,懲罰性為輔」。是故,人民法院通常會要求權利人在違約金或損害賠償中擇一選項。本案中若台灣宏○公司違約,人民法院應會判還若干的權利金,但僅會支持合同違約金上限不超過實際損失的30%。但是如果過高或者過低,是可以另行請求法院給予減少或者增加的。相反的,若大陸騰○公司違約,則「應將大陸騰○公司因此合同所有獲利賠償給台灣宏○公司」此語即已經約定不明,孰不知,智慧財產的侵權賠償計算方式不外乎「侵權者」的獲利,或是「被侵權者」的損失;台灣宏○公司即難以計算自身的損失和憑據,更難以調查大陸騰○公司的獲利情況,這就造成了台灣宏○公司的索償困難,此即陸商抓大放小。 另外,電子產品的特性是周期短、行銷廣、利潤高,台灣宏○公司依合同履行地管轄,遂請求深圳仲裁委員會仲裁,卻被仲裁委員會裁定「仲裁條款約定不明」為由駁回仲裁申請;台灣宏○公司再以合同履行地為由,訴請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判,卻又遭大陸騰○公司以「管轄權異議」為由駁回訴訟請求,最後只得在大陸騰○公司所在地立案起訴,而此時,已是6個月後的事,貽誤商機,不可謂不大啊!所以,合同約定內容也不是越多越好,如果同時約定了仲裁或訴訟,又或者是仲裁機構名稱有誤,仲裁機關也是不能受理仲裁的。 最後,提醒台商朋友,仲裁的申請和裁判結果皆不會在大陸的相關司法網站上查找的到,反之,若是訴訟案件則能輕   本文章取自2017年10月16日 東森新聞雲名人論壇 文/黃致傑(台籍大陸律師)     延伸閱讀: 黃致傑/幾歲才算成年?兩岸法規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