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召開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行動動員部署電視電話會議,正式啓動為期半年的專項整治行動。

  專項整治行動聚焦擾亂市場秩序、侵害用戶權益、威脅數據安全、違反資源和資質管理規定四方面8類問題,涉及22個具體場景。在侵害用戶權益方面,重點整治應用軟件啓動彈窗欺騙誤導用戶、強制提供個性化服務等問題,包括彈窗整屏為跳轉鏈接、定向推送時提供虛假關閉按鈕等場景。

  打開App時彈出的開屏廣告,無法跳轉只能看完;有的沒有關閉標志,用戶只能“幹瞪眼”;有的關閉標志十分隱蔽,很難找到;有的設置虛假關閉按鈕,誘導用戶點擊……彈窗廣告已成為網絡世界的“牛皮癬”。

  近年來,針對彈窗廣告問題,監管部門多次進行整治,并取得了一定效果。然而,整治過後這些亂象又會“死灰複燃”。

  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律師協會副會長周世虹近日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建議,盡快修改廣告法第四十四條,轉變立法理念,正本清源,厘清廣大網絡用戶和網絡廣告發布者、經營者的權利義務關系,改變廣告發布和用戶關閉的邏輯關系。規定互聯網廣告應當在規定或指定頁面發布、發送,讓廣大用戶自主選擇是否點擊開啓按鈕瀏覽廣告。同時,提高罰款數額,增加信用懲戒和市場准入方面的懲罰。

用戶不堪騷擾卻又無可奈何

  降價促銷的購物信息、內容低俗的文章圖片、點擊關閉按鈕卻被誤導打開的網頁游戲……突現眼前卻很難關掉的彈窗廣告,讓用戶不堪其擾卻又無可奈何。

  7月18日,江蘇省消保委通報了《PC端應用軟件網絡彈窗調查報告》,從調查反映的情況看,近八成消費者遇到網絡彈窗、裝機工具類問題突出;網絡彈窗存在內容違法情況,涉及虛假宣傳、色情低俗等;多款軟件彈窗無法一鍵關閉;部分軟件無法設置彈出周期,永久關閉難實現;六成消費者經常遭遇捆綁安裝問題。

周世虹指出,彈窗廣告頻繁跳出,直接影響和幹擾了廣大網絡用戶的工作和生活,令人深惡痛絕。部分彈窗廣告還存在色情、賭博、暴力甚至誘導自殺等違法信息,嚴重影響青少年身心健康,已經成為網絡“毒窗”。不僅如此,部分彈窗廣告發布者、經營者還會使用非法手段搜索并分析網絡用戶的上網行為數據,量身定制彈窗廣告,實行精准定位、精准推送,強迫用戶接收或者點擊彈窗,擾民的同時還涉嫌盜用用戶信息、侵犯個人隱私。

  “由於市場需求高、報價低、違法成本低等原因,彈窗廣告始終難以根治,已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成為部分網站和不法分子的主要營利來源。”周世虹說。

  近年來,工信部、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等監管部門多次對彈窗廣告進行整治。

  在國新辦7月16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工信部相關負責人公布了開展App彈窗騷擾用戶問題專項整治的情況。據統計,今年二季度App開屏彈窗信息投訴量環比下降50%;用戶使用量排名前100位的App,開屏信息難以關閉問題發現率由69%下降到1%,而利用彈窗誤導用戶點擊跳轉問題的發現率,由90%下降至12%。

修改廣告法明確自主選擇權

  近年來,在監管部門對彈窗廣告進行整治時,相關企業的確會收斂不法行為,但專項行動過後亂象很快又會繼續。

  “部分彈窗廣告存在的關閉標識不顯著、誘導用戶點擊等行為,已經違反了互聯網管理的一些法律法規。”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說。

  我國廣告法規定,利用互聯網發布、發送廣告,不得影響用戶正常使用網絡。在互聯網頁面以彈出等形式發布的廣告,應當顯著標明關閉標識,確保一鍵關閉。

《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也規定,利用互聯網發布、發送廣告,不得影響用戶正常使用網絡。在互聯網頁面以彈出等形式發布的廣告,應當顯著標明關閉標志,確保一鍵關閉。不得以欺騙方式誘使用戶點擊廣告內容。未經允許,不得在用戶發送的電子郵件中附加廣告或者廣告鏈接。

  盡管相關法律法規作出了規定,但面對彈窗廣告的侵擾,絕大部分用戶除了吐槽和抱怨外,沒有更好的辦法解決這一問題。

  “因為這方面的監管很難,更多的是依賴用戶舉報。然而,大多數用戶不知道如何舉報這些彈窗廣告,尤其是對於不知道從哪裡彈出的廣告,更是難以發現這些廣告彈出的源頭。”廣東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姚志偉說。

  周世虹認為,廣告法第四十四條從形式上保證了網絡用戶的選擇權,實質上是給用戶設置了義務,即用戶必須手動關閉,否則就必須接受或者默認,“這一規定賦予了廣告發布者發布彈窗廣告的權利,卻給廣大互聯網用戶設置了關閉彈窗廣告的義務,客觀上剝奪了用戶的自主選擇權,導致用戶無法繞開、無力規避、被迫接受,顯然不妥”。

  周世虹建議,盡快修改廣告法第四十四條,轉變立法理念,明確用戶的自主選擇權,讓廣大用戶自主選擇是否點擊開啓按鈕瀏覽廣告。

提高罰款數額進行信用懲戒

  根據廣告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規定,違反本法第四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利用互聯網發布廣告,未顯著標明關閉標志,確保一鍵關閉的,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改正,對廣告主處5000元以上3萬元以下的罰款。

 周世虹認為,這一規定只能懲罰廣告主,對互聯網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和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等負責實施運營的主體卻沒有規定責任和處罰。對此,建議作出有針對性的修改。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劉文傑同樣建議,對相關法律規定加以細化,例如,除了對違法彈窗的廣告主,還應當對彈窗廣告的發布者(可能是廣告主自身,也可能是網站或軟件提供者)施以法律制裁。

  在周世虹看來,懲罰力度不够也是導致彈窗廣告亂象頻發的一個重要原因,“按照上述規定,對廣告主處罰的上限僅為3萬元,這樣的金額與其獲利相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難以起到懲罰和震懾效果。建議加大處罰力度,提高罰款數額,增加信用懲戒和市場准入方面的懲罰”。

  中國市場監管學會理事張韜指出,針對彈窗廣告存在的諸多問題進行治理,應當遵循多管齊下、多措并舉的治理方式,建立完善、科學、合理的管控機制。一方面,在進行前端(事前)控制時,應當完善相關法律法規,明確互聯網廣告主、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各自的權責界限,加大處罰力度,以警示相關經營者;另一方面,應加強監管,定期或不定期開展專項整治行動;不斷拓寬用戶舉報渠道、暢通機制;相關部門也有必要進一步加強技術投入,主動就互聯網違法違規彈窗廣告進行捕捉與整治。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國新辦就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工作意見發布會全文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

分享